=偏执


关键词:耀哥 也青 太陀太
辣鸡透明写手 超杂食爱鸽人士
今天也爱着陀总——

我爱死这首了
我真的爱死少年音了……
依旧是蒸汽波 每天晚上翻来覆去地听 然后刷题
【我觉得志国的粉丝数至少要在现在的后面加个0

整理一下今早的噩梦……

这个城市交织着现实与虚幻,异世生物冬眠于地下,一无所知的人们在属于日常的道路上行走。

挤上沙丁鱼罐头一般拥挤的公交车,我抬头看到移动电视——上面正在播某种猎奇的野鸡纪录片,讲的是某种特殊生物的故事。
这种生物没有男性,靠选择而不是交配来繁衍后代,就像圣女往往有着祝福和净化的力量一般,她们有着诅咒的力量,但这种力量不是被动技能常时发动,而是要通过伤害自己换取力量。她们可以发动的最强大的伤害是先将自己的右臂用银匕首整个砍下,再用沾着血的匕首从腹部将自己贯穿,最后自己肢解自己,就可以诅咒别人,让自己想诅咒的人在痛苦挣扎中死去。
移动电视小小的屏幕上出现了血腥的视频和图片,乘客们无动于衷。我盯着那些闪动...

“我不喜欢太宰先生的文学作品。”
“你尽管这样说,可你还是来了,所以还是喜欢的呀。对不对,还是喜欢的呀!”

好的 是快乐300!!
依旧和上一次250一样
有什么想让我写的都OK……?【醒醒 没人找你玩】

溺海

  • 狛枝单人向

  • 是 @同月同日 之前点的www

  • 原作背景 时间线在游戏第四章前

——————————————————————


狛枝凪斗无意识地拨动着柏青哥的金属摇杆——它冰凉光滑、像是剑鱼的细喙被剥去了表皮而露出分明的骨殖,深深地刺在金钱与赌徒的遗骸之上。

“咯吱咯吱”——机器内部的齿轮震起了一阵久未使用而沉积的锈尘,飘飘洒洒地在斜映进空间的日光中组成光怪陆离的字母,他努力地去辨识它们。可留给狛枝凪斗的时间太短,由曾经的欲望粉碎而成的埃土因为没有翅膀,重重地坠落在地,在耳边发出杳然轰鸣。

他清晨就听到了异常清晰的海潮声,海水的咸香缭绕在海...

夏天就是要沐浴日光——

窗子外的乐声断断续续地嗡鸣,一天的结束。我耐心地听着不过数百米外的青年人唱出的歌谣。

他们上蹿下跳,摇头晃脑。蹦迪的现场总是热情又冷静——冰渣破碎的声音伴着心跳起起伏伏,汗骚与香波混合的气味,共鸣着的鼻息隐现、因兴奋而微微响动着的咬紧的牙关咯吱作响。年轻人们唱着的是青春舞曲吗?我不确定。

歌者不断的更换。但在我看来,他们都应有着褐色的眼瞳,身形如迅疾的风。总而言之,是一样的寂寞。“哎呀,他多么像一头寂寞的狮子啊——”恍若间,听到了少女们议论的声音。是了,她们是年轻的猎手,喜欢寻找和自己一般大的少年人,用自己难言的心事互相舔舐伤口。

雨下起来,我本以为今天的表演就此安然落幕。可吉他与贝斯的...

今夜也在奥杰伊呼唤

午夜,巨大的月,巨大的星。
你能得到它吗?你曾得到它吗?

塑料情 真可怕

我的爱究竟是对美好的本能性追求,还是单纯的自我欺骗,或是出于炫耀的目的呢?有欺骗着自己去迎合他人的喜爱的经历,在那最后早已分不清情感的真假。

那孩子,有【】【】或者【】重要吗?
……

喜欢,或者说顺心意的人和事太多,不知道去喜欢什么——却误将自己置于那人见人爱的甜蜜群体中去了。
无人问津的话语,在短暂的发泄快感后会被一条一条的删掉。在无数次地删删改改之后,展现出的早已是被扭曲的真意了——但那或许是我想说的也说不定。

若是到了物我混同的场合,究竟是在我喉中振翅欲飞的话语引诱着我、使我的心不断地向着远方那传说中满溢灼热情感的无人岛屿进发,还是自己希望向此身以外的世界敞露胸怀大声说爱,也是一片清浊...

把lof清了一下……

当年的我是如何写着平庸的文章却信心满满地认为别人会喜欢上自己的呢?(当然 这不是说现在的我跳出“平庸”的范围了。)

非常感谢各位。


希望在明年我也能感受到自己的进步,哪怕只有一点点也是。

这样算起来的话,这个博开了也有一年多了。能够认识大家,认识给予我很多帮助和鼓励的人,真的非常 非常开心了。

很久之前 关于《老歌》

先冒昧地 @山茶。 

打扰您啦!非常感谢您让我看到了如此优秀的一部动画短片www

曾经说过想把当时的零碎整理一下写出来 刚刚才心血来潮动手实施。

是一个多月前(大概……),在私信中提到的一些关于《老歌》的只言片语。


1.

铺天盖地的夏日烟火气,落地成雨的无休止蝉鸣。

其间夹杂着若隐若现的歌声,是罗大佑《白衣飘飘的年代》。声波一浪浪地传过来,溅不起小小的水花,徒有男孩的白色衬衫乘着热风飘摇。

彼时,他正走过摆满唱片的街角音像店,穿过人声鼎沸的人群。


2.

少女落寞地坐在轻轻摇动便会咯吱作响的老旧秋千上——这里曾经承载着属于过去时光的童真...

他是……

书写在素净纸张上纤细至极的扭曲线条

稀释在冷冽北风中的铅色光晕

在千万块北冰洋的碎冰下 折射出的水波集中于一点的阴影 

自深沉的黑中生长出的——无慈悲者,亦或是圣人。

他洞察到的是【无辜】这一自我意识的无端清醒与【罪恶】的兀自沉睡。

于是你可以看到,被他所凝视过的虚空不知何时涓涓地滴笃着(像是古老座钟的摆锤般的声响)无明的粘稠黑暗。他立于世界在伐骨洗髓后而缓慢潺涣着的暗色流波上,无声无息地凝视着自己透明而纯澈的倒影。

我爱你,再见。

我向来是不相信爱情的,怎样的也好。

爱情是漂浮在半空中的轻盈气泡,总也漾着彩虹的光影。倒映其中的世界永生不死,永葆青春。

于是爱情也变成可歌可泣的美事一参——“你看啊,相爱之人,灵魂不灭。”

那是虚幻梦境,是易碎制品,请轻拿轻放。

在世界尽头,一切终焉之时——我坐在那宇宙之终的餐馆里,用银质的小叉戳起一块煎的刚刚好的小牛肉,它外酥里嫩,鲜美多汁。

亿万年一次的西洋景再一次上演,星球的连锁爆炸像是宇宙到了最后的花期。五光十色的尘雾,无法估量的未知物质被黑色的巨大漩涡滚滚地抛出,涌成了无法逆转的叹息河;旋臂星系双手扭曲缠绕,妖异的索伦之眼压缩坍塌凝结成微小的黑核,脉冲星还在燃烧着生命向外...

昨晚看完的书
来自凯鲁亚克

也算是拖了很久
还记得是去年的暑假 
在帝都 一家P大旁的书店购入的
那天太阳很大 很亮 让人无处遁形 

穿过世界中心五道口 
在P大大门的正对面 
向手中最后一瓶哇哈哈   狠狠地戳下吸管
吸管折了 就用牙齿咬开封纸
胸中满满的 是冰冷的热情
心被烫的生疼 嘶嘶地倒吸着寒气

在喧闹的帝都火车站 
倚着冰冷的大理石墙 一页页地翻
浏览完前两章 记住的不多——
“这个梦是一个整体,它属下的任何元素都是不可分割的,它就是一整个单纯...

考试之前的碎碎念

明明下午就要考试了
却怎么也冷静不下来

我可以补完一集 在被安利list上搁置了很久的番
可以翻掉几页 一直积压在木桌上没有来得及打开的书
可以大哭大笑 大喊大叫 旋转着狂舞
双手抱头 一遍又一遍地让僵硬的自己直挺挺地撞向柔软的床
方榫和圆凿格格不入 但就那样吧

只是小心翼翼地 不让脑内的思绪有一丝一毫
触碰到【考试】这个概念的边界
似乎这样就能快乐地踮起脚来 长高

并不是害怕考试——
出乎自己的意料
我可能只是畏惧和我一起参与测验的同龄人们
那排山倒海一般涌来而混杂不堪的意志

成功者和失败者一起在试炼结束后的旷场上高声说话:
“哎呀 出人头地也好 在混沌中挣扎也罢
总归是要湿漉漉地爬上岸来”

最后
我拿起笔...

绫时他那么好……每次想到他都要哭啊。


【上司组/ステクラ】温度

写给我的原原爸爸 @原原 

是拖了无敌久的!第一次试水完全没有把握。

是挚友啊挚友!!!他们真好///(但是你写不出来)


————————————————————————


黑夜呈平面,延展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仿佛是用明快的刀将那不具实体的无明而黏稠的物质一片片切开的横剖面。奇妙的远近感统治着赫尔沙雷姆兹·罗特。巨大的夜鸟展开双翅,轮廓分明地挡在人们面前。

史蒂芬和克劳斯并肩走在缓步走在沉溺晚风之中的街道上。遍处是东一滩西一滩长长的水迹,闪烁出明澈的月光——是浓雾的残痕。栏杆、缆索和长凳投下像蛛丝一般轻盈的烟色黑影。


今天是“...

这些天像嗑/药一样迷上了蒸汽波……

远远近近。隐隐约约。假假真真。
神经随着电波颤抖。
黑夜如某种没有实体的物质,被明快的刀片成断层。
它自我们面前的天空降临,如黑鸟般振翅,显露出清晰的轮廓。

“是的,至少现在做你自己。”
每个夜晚来临之际,我都如此自言自语。可无一例外的,这句没有重量的话语总是踉踉跄跄地上升一段距离,接着重重地砸在了我的天灵盖上。

在闲暇时间里一口气看完了乙一的《夏天烟火,我的尸体》。
心里有着郁结,但又意外的释然。
让人着迷。

但是变态依旧是变态哟。
喜欢他的风格,却完全没有学习的打算。
因为故事过于扭曲而纤细,就像是人工栽培的盆景。可以观赏,却不可随心复制。

再者,我实在没办法写出这样残酷的故事来。
漠不关心和两个早已罪恶深重的少女的纯情幻想,这些特质叠加在一起,再配上夏天的背景……
最后的结局,老实说看的我有点作呕。

于是,夏天到底会有些什么故事呢?

……

真的……谨慎修仙。
修仙就像整个人被丢到酒缸里泡了一遭。
刚开始春宵得意酒烈人醉无知无觉,修完之后眼皮翻涩四肢无力大脑好似混沌初开,看人一个有两个大。
后劲十足。
于是在课上,脑中一片荒诞错杂的繁芜肆意生长……

我们fgo玩家很休闲的.jpg

在鸦群中

#耀哥only  无cp

#时间设定为凹凸大赛幕间

#接下来会写成一个系列,每一篇围绕【我认为耀哥拥有的一个特质】来完成。
这一次是【无心】。

——————————————
——————————————

叽喳喧哗着的鸦群在小小的凹凸星上不断迁徙——他们热衷于传播死亡、败北和阴谋论,终日惶惶不安,潜于影中。
这便是神近耀近些天来对同僚们的状态之直观感受。他认为,“乌鸦”的名号安在这些躁动生物的头顶是再合适不过了。

但在他看来更为可悲的是,乌鸦们似乎秉承了这一物种血统中遗留的劣根性。不用提抱团取暖,群内的大小摩擦却是司空见惯的日常。
他们痛苦地呻吟;他们心安理得的向同类们施以自己曾遭受...

月亮缺了就把她补起来。

生。
呼吸飘渺。
温暖。
wowaka(*°∀°)=3

听来听去还是live版最合胃口www
这也是我接触的最初一版………!
这几年翻来覆去的听还是喜欢……

岛爷真的良曲挖掘机……
不毛不毛不毛不毛不毛不毛不毛不毛不毛(*°∀°)=3

看了一下原曲那边的词……觉得很好玩啊www
自己注在这里好啦www这样就可以随时可以翻开看看(*°∀°)=3

不毛!
作詞:ぽてんしゃる0
作曲:ぽてんしゃる0
編曲:ぽてんしゃる0
歌:GUMI、IA

翻譯:gousaku

徒勞!

一、二、三、死。

用略帶電音的聲線,
唱出牢騷。
踏著狂亂的曲調,
我們翩翩起舞。

為了不陷入悲傷,
將奇特的言行不斷重複。
但熱潮易冷,
舉止也慢慢變得普通。

電音。用獻媚的嬌聲,
唱出瘋狂。
踩著平凡的舞步,
我們翩翩起舞。

為了不陷入孤單...

稍微总结一下好啦。

到现在为止都是漫无目的的打字,没有任何自我意识,只是单纯的记录故事而已。

今年的字数没有正经统计……大概十万左右。
暑假肝了一段时间,热情一退立刻咸鱼。

挖坑无数并不想填,心不余力也不足。
今年的最后两个月发疯一样看了一些书……
对我产生实际影响的应该是村上的弹子球机和……乔治伽莫夫的物理世界奇遇记(???)
对配电盘的葬礼印象深刻。

目前而言,只有满意的脑洞,但就算有它们也还是没有写出能让我欢喜的东西……

但是通过码字认识了很重要的人|ω・)و ̑̑༉
还算是圆满啦。

意识到今天就是2017的最后一天,开心起来了w

【瑞金】起、行与终

#终极难产产物

#将近半年前说好写给神受爸爸的瑞金www@神受先生 

#是按照爸爸的妖怪paro写的!

#是单纯的只有六千字的引子!除瑞金外没有cp了(

——————————————————

【生命是真实的,生命是诚挚的,坟墓并不是它的终结点。】

被这繁杂的思绪转移注意,人们不由得为不断来自自身的疑问纷扰:
生命既然料无终结之日,那么我们延续的生命会有多长,会走向何方?

不得而知。

却引人踌躇满志。

这个世界是一盏雨雾中的灯。
其上落下的、由水汽凝成的露珠永远是以飘堕的姿态落向不知名的、那黑暗当中去了。

鲜为人知的是,那黑暗是一片湖光的倒影,是掀不起涟漪的镜面。
那里有着平静的水波,隐隐约约地映射出灯中光芒的...

【格瑞only】逃避行

  • 可以说是格瑞瑞的独角戏了。无cp。

  • 原作设定。时间轴是凹凸大赛预选赛之初(金到达凹凸星之前)。

  • 自high产物

——————————————————————————

1.


或许是大赛刚刚开始,一切还未明了的时刻。 


时间的流逝所带来的寂灭尚还远在天边,或者说不为人知。

熙熙攘攘的人群的心中或许对未来仍存有一丝希望与侥幸,他们谈笑风生,簇拥着走过中央大厅。

初来乍到的格瑞混杂在人群里,是芸芸选手中的一粒尘埃。银灰色的发丝并不桀骜,柔顺地搭在额前,遮挡住了棱角分明的少年的脸。他和众参赛者一般,等待着命运的告示书。前方排着领取技...

暑假定期诈尸……暂停更新:D

正在北京站经历修罗场……
然后准备留点电量去码稿子。

…………讲起来只是短短的几天,完全是走马观花式的观光,却感觉到了不一样的风。

不爱吃辣的北京让随同前去的长辈伤透脑筋,
人满为患的交通线路,不情愿地被催促着加快脚步。
只是单纯的异乡人,却总能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在风声呼啸的地铁上看着胖胖的姑娘带着beats安静沉默,眯着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
看到老人们伴着法语歌跳着广场舞。

最后坐在某个路边的肯德基,透过巨大的落地透明窗,看到的是所处的空间之外,另一个深不可测又不停止脉动的城市,人们像鱼儿般穿梭其中。

或许说时间越长,就越无法清晰地定义一个城市。
虽然在短短...

1 2
© 偏执oc@蓄力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