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


关键词:耀哥 也青 太陀太
九条天激推 迅悠一沉迷中 永远喜欢夏露露曼!!!
辣鸡透明写手 超杂食爱鸽人士
今天也爱着陀总——

重拾爱情 我充满自信

我永远喜欢夏露露曼

我永远喜欢良平平配的年下系角色——

啊 呜 他太可爱了

BLACK SHEEP

眼神与指尖交汇
心跳随电波共颤

“hello——”
断离的杂音 来自黑幕那边
轮廓分明 断裂成片 在天灵盖上回荡

“你好——”
我伸出手去 空气的波纹在身后漾漾
氤氲着热望的话语 不知能否完整的传达到彼方

穹顶之下 我们身影重叠
肌肤相触的瞬间
是世界与世界 跨越光年的相见

手牵手
一起逃到月球的背面去吧——

音乐 画面 文字都是梦境

只 有 梦 境 

只有梦境才是缔造完美的舞台

时间与语言的欠片

写给迅先生和我自己.part.1

(bg(l?)上脑 是假想中的相处故事……)


口腔中的炸米饼不堪重负,他的脸庞因咀嚼而扭曲出鼓胀的形状。下颚上颚一次咬合,清脆的声响自白齿间溢出。我的神经如被剧烈扯动着的弦、伴着那膨化食物支离破碎的声音断裂成烟灰色的影子,蛛丝般在脑海中漂游。

三门市是通达过去与未来的时间长廊——我听到自己这么说,嗫嚅着嘴唇,颤抖的温热空气在舌尖和喉头打滑。玉狛支部的顶楼,黑暗的宵风自身后倒戈向夜空里去,一切棱廓分明,嗡嗡震动。手中紧握着茶杯,茶水仍氤氲着热气,那香氛与我们所处周身中隐隐约约裹带着的冷意中和,氧化。


迅扭头看向我,笑了,对我的话语表示赞...

【尼吉】穿越拉普达

把去年写的黑历史转过来
回头一看感觉自己真是进步巨大(……)
还是很喜欢尼吉呀

トイフエル:


【ooc有私设有】


———————————


风铃轻摇,车轮在铁轨上发出不和谐的刺耳声,慢慢减速直到停下。


吉恩感到发丝被温暖的手轻轻揉乱,有熟悉的声音伴随着因睁开眼才真切感觉到的同样熟悉的视线,似从梦中模糊的远方在一瞬间转向自己。


“嗯……到了?”
他下意识地揉揉眼,抬头看向一边笑意盈盈的好友——正摆弄着自己胸前老式相机的高大却又骨骼修长的男人。他很瘦,瘦的能从被衣料包裹的身体外看到一颗栖息在根根胸骨中的心脏,在有力又富有生气地跳动。


隔着镜片,尼...

是置顶!

你好XD
可以称呼偏执,或者oc——
基本无洁癖,写作无慈悲,鸽人无情。
如果能感受到我想要表达的东西就好XD

目前墙头——
BSD:太陀太激推 陀相关轻微洁癖
境界触发者:迅先生激推且不接受其相关cp 不接受过激拉郎
一人之下:也青 无洁癖
凹凸(已出坑):只关注神近耀一人情报 凹凸仅会写作/推荐他的相关同人作品

超杂食系 入坑无数 一炮断情

永恒的——
薰嗣:初恋

关于我——

快乐准高二肥宅 向着心里的白月光努力前进
喜欢猫猫ヽ(○´∀`)ノ♪(虽然还没有……
爱喝咖啡 自己会做拉花 偶尔会做手账www

摇滚乐狂热 喜欢Pink Floyd和Nirvana 枪花等等
平时听重金属和日系...

不存在于此世之美貌——
真好看啊呜呜呜呜呜呜

P.S.两天吃了两小盒八喜 没有香草味 难受

无题

喉咙中振翅欲飞的白鸟
隐秘地叽喳
窸窸窣窣 羽翼摩擦

终于 它们脱离了来自害羞情感的引力
鸣声上下 决然地在蓝色穹顶里
用翅膀与翅膀 互相亲吻
身形交织成白云 它们在思维的边界游弋

午夜飞行

正是此时此刻 此地此身
我凭虚御风 飞入沉睡的世界
而得以与你梦中相会

耐心等待 稍安勿躁
无须因我降临时带来的光芒而感到困扰
它将顺着夜的洪流 倒戈向漂浮着的我之身后

今夜月明无主
我义无反顾 向着那属于你的灯火
飞行 飞行在这透明 凝滞的黑色琥珀中

午夜迷言

黑夜渗透进我的影子,使它越发深沉而像个贤人——影子问:你为何挣扎不眠?
我答:为了让那颗死了一千年的星星,那一弯新月,那一条黑色的河流,在浑然一体的景色中显现出来。

黑暗河流、死去千年的星、一弯新月都来自萨特先生——可我也确实看见了,从亘古流来的人性之光河,在黑暗中奔淌,发出恍若来自远方的雷动。
我还听见遥远的人群在旷场上高声谈论:如何才能让那新月永葆青春?那已死去千年的孤星如何苏生?
我告诉人们:它们活在转瞬即逝里,活在人们思考它们的任意瞬间中。如果不信,可以闭上眼睛,就能感到一切都无处不在,就能感到自己也在随着宇宙的韵律,绕着真如的光环,奇异地漂浮。
好比我们遁世,不得不抓住任何一只向我们伸来...

我爱死这首了
我真的爱死少年音了……
依旧是蒸汽波 每天晚上翻来覆去地听 然后刷题
【我觉得志国的粉丝数至少要在现在的后面加个0

“我不喜欢太宰先生的文学作品。”
“你尽管这样说,可你还是来了,所以还是喜欢的呀。对不对,还是喜欢的呀!”

溺海

狛枝单人向

是 @同月同日 之前点的www

原作背景 时间线在游戏第四章前

——————————————————————

狛枝凪斗无意识地拨动着柏青哥的金属摇杆——它冰凉光滑、像是剑鱼的细喙被剥去了表皮而露出分明的骨殖,深深地刺在金钱与赌徒的遗骸之上。

“咯吱咯吱”——机器内部的齿轮震起了一阵久未使用而沉积的锈尘,飘飘洒洒地在斜映进空间的日光中组成光怪陆离的字母,他努力地去辨识它们。可留给狛枝凪斗的时间太短,由曾经的欲望粉碎而成的埃土因为没有翅膀,重重地坠落在地,在耳边发出杳然轰鸣。

他清晨就听到了异常清晰的海潮声,海水的咸香缭绕在海岛上空阴魂不散,愈...

夏天就是要沐浴日光——

窗子外的乐声断断续续地嗡鸣,一天的结束。我耐心地听着不过数百米外的青年人唱出的歌谣。

他们上蹿下跳,摇头晃脑。蹦迪的现场总是热情又冷静——冰渣破碎的声音伴着心跳起起伏伏,汗骚与香波混合的气味,共鸣着的鼻息隐现、因兴奋而微微响动着的咬紧的牙关咯吱作响。年轻人们唱着的是青春舞曲吗?我不确定。

歌者不断的更换。但在我看来,他们都应有着褐色的眼瞳,身形如迅疾的风。总而言之,是一样的寂寞。“哎呀,他多么像一头寂寞的狮子啊——”恍若间,听到了少女们议论的声音。是了,她们是年轻的猎手,喜欢寻找和自己一般大的少年人,用自己难言的心事互相舔舐伤口。

雨下起来,我本以为今天的表演就此安然落幕。可吉他与贝斯的...

今夜也在奥杰伊呼唤

午夜,巨大的月,巨大的星。
你能得到它吗?你曾得到它吗?

塑料情 真可怕

我的爱究竟是对美好的本能性追求,还是单纯的自我欺骗,或是出于炫耀的目的呢?有欺骗着自己去迎合他人的喜爱的经历,在那最后早已分不清情感的真假。
……

喜欢,或者说顺我心意的人和事太多,因而不知道去喜欢什么——却误将自己置于那人见人爱的甜蜜群体中去了。
无人问津的话语,在短暂的发泄后会被逐字逐句的删掉。在无数次地修修改改后,展现出的早已是被扭曲的真意——但那就是我想说的也说不定。

若是到了物我混同的场合,究竟是在我喉中振翅欲飞的话语引诱着我、使我的心不断地向着远方那传说中满溢灼热情感的无人岛屿进发,还是自己希望向此身以外的世界敞露胸怀大声说爱,也是一片清浊未分。

他们说,语言本就是欺骗。可骗的是...

把lof清了一下……

当年的我是如何写着平庸的文章却信心满满地认为别人会喜欢上自己的呢?(当然 这不是说现在的我跳出“平庸”的范围了。)

非常感谢各位。


希望在明年我也能感受到自己的进步,哪怕只有一点点也是。

这样算起来的话,这个博开了也有一年多了。能够认识大家,认识给予我很多帮助和鼓励的人,真的非常 非常开心了。

很久之前 关于《老歌》

先冒昧地 @山茶。 

打扰您啦!非常感谢您让我看到了如此优秀的一部动画短片www

曾经说过想把当时的零碎整理一下写出来 刚刚才心血来潮动手实施。

是一个多月前(大概……),在私信中提到的一些关于《老歌》的只言片语。


1.

铺天盖地的夏日烟火气,落地成雨的无休止蝉鸣。

其间夹杂着若隐若现的歌声,是罗大佑《白衣飘飘的年代》。声波一浪浪地传过来,溅不起小小的水花,徒有男孩的白色衬衫乘着热风飘摇。

彼时,他正走过摆满唱片的街角音像店,穿过人声鼎沸的人群。


2.

少女落寞地坐在轻轻摇动便会咯吱作响的老旧秋千上——这里曾经承载着属于过去时光的童真...

他是……

书写在素净纸张上纤细至极的扭曲线条

稀释在冷冽北风中的铅色光晕

在千万块北冰洋的碎冰下 折射出的水波集中于一点的阴影 

自深沉的黑中生长出的——无慈悲者,亦或是圣人。

他洞察到的是【无辜】这一自我意识的无端清醒与【罪恶】的兀自沉睡。

于是你可以看到,被他所凝视过的虚空不知何时涓涓地滴笃着(像是古老座钟的摆锤般的声响)无明的粘稠黑暗。他立于世界在伐骨洗髓后而缓慢潺涣着的暗色流波上,无声无息地凝视着自己透明而纯澈的倒影。

我爱你,再见。

我向来是不相信爱情的,怎样的也好。

爱情是漂浮在半空中的轻盈气泡,总也漾着彩虹的光影。倒映其中的世界永生不死,永葆青春。

于是爱情也变成可歌可泣的美事一参——“你看啊,相爱之人,灵魂不灭。”

那是虚幻梦境,是易碎制品,请轻拿轻放。

在世界尽头,一切终焉之时——我坐在那宇宙之终的餐馆里,用银质的小叉戳起一块煎的刚刚好的小牛肉,它外酥里嫩,鲜美多汁。

亿万年一次的西洋景再一次上演,星球的连锁爆炸像是宇宙到了最后的花期。五光十色的尘雾,无法估量的未知物质被黑色的巨大漩涡滚滚地抛出,涌成了无法逆转的叹息河;旋臂星系双手扭曲缠绕,妖异的索伦之眼压缩坍塌凝结成微小的黑核,脉冲星还在燃烧着生命向外...

昨晚看完的书 来自凯鲁亚克

也算是拖了很久 还记得是去年的暑假 
在帝都 一家P大旁的书店购入的
那天太阳很大 很亮 让人无处遁形 

穿过世界中心五道口 在P大大门的正对面 
向手中最后一瓶哇哈哈   狠狠地戳下吸管
吸管折了 就用牙齿咬开封纸
胸中满满的 是冰冷的热情
心被烫的生疼 嘶嘶地倒吸着寒气

在喧闹的帝都火车站 
倚着冰冷的大理石墙 一页页地翻
浏览完前两章 记住的不多——
“这个梦是一个整体,它属下的任何元素都是不可分割的,它就是一整个...

考试之前的碎碎念

明明下午就要考试了
却怎么也冷静不下来

我可以补完一集 在被安利list上搁置了很久的番
可以翻掉几页 一直积压在木桌上没有来得及打开的书
可以大哭大笑 大喊大叫 旋转着狂舞
双手抱头 一遍又一遍地让僵硬的自己直挺挺地撞向柔软的床
方榫和圆凿格格不入 但就那样吧

只是小心翼翼地 不让脑内的思绪有一丝一毫
触碰到【考试】这个概念的边界
似乎这样就能快乐地踮起脚来 长高

并不是害怕考试——
出乎自己的意料
我可能只是畏惧和我一起参与测验的同龄人们
那排山倒海一般涌来而混杂不堪的意志

成功者和失败者一起在试炼结束后的旷场上高声说话:
“哎呀 出人头地也好 在混沌中挣扎也罢
总归是要湿漉漉地爬上岸来”

最后
我拿起笔...

绫时他那么好……每次想到他都要哭啊。


【上司组/ステクラ】温度

写给我的原原爸爸 @原原 

是拖了无敌久的!第一次试水完全没有把握。

是挚友啊挚友!!!他们真好///(但是你写不出来)


————————————————————————


黑夜呈平面,延展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仿佛是用明快的刀将那不具实体的无明而黏稠的物质一片片切开的横剖面。奇妙的远近感统治着赫尔沙雷姆兹·罗特。巨大的夜鸟展开双翅,轮廓分明地挡在人们面前。

史蒂芬和克劳斯并肩走在缓步走在沉溺晚风之中的街道上。遍处是东一滩西一滩长长的水迹,闪烁出明澈的月光——是浓雾的残痕。栏杆、缆索和长凳投下像蛛丝一般轻盈的烟色黑影。


今天是“...

这些天像嗑/药一样迷上了蒸汽波……

远远近近。隐隐约约。假假真真。
神经随着电波颤抖。
黑夜如某种没有实体的物质,被明快的刀片成断层。
它自我们面前的天空降临,如黑鸟般振翅,显露出清晰的轮廓。

“是的,至少现在做你自己。”
每个夜晚来临之际,我都如此自言自语。可无一例外的,这句没有重量的话语总是踉踉跄跄地上升一段距离,接着重重地砸在了我的天灵盖上。

在闲暇时间里一口气看完了乙一的《夏天烟火,我的尸体》。
心里有着郁结,但又意外的释然。
让人着迷。

但是变态依旧是变态哟。
喜欢他的风格,却完全没有学习的打算。
因为故事过于扭曲而纤细,就像是人工栽培的盆景。可以观赏,却不可随心复制。

再者,我实在没办法写出这样残酷的故事来。
漠不关心和两个早已罪恶深重的少女的纯情幻想,这些特质叠加在一起,再配上夏天的背景……
最后的结局,老实说看的我有点作呕。

于是,夏天到底会有些什么故事呢?

……

真的……谨慎修仙。
修仙就像整个人被丢到酒缸里泡了一遭。
刚开始春宵得意酒烈人醉无知无觉,修完之后眼皮翻涩四肢无力大脑好似混沌初开,看人一个有两个大。
后劲十足。
于是在课上,脑中一片荒诞错杂的繁芜肆意生长……

我们fgo玩家很休闲的.jpg

1 2
© 偏执oc@蓄力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