揺れる銀河 君はスマイル

……出于主观的选择 还是没有空虚与否之分的吧
总而言之 佛了

paranoid oc:

消失 以及为此荒废了的人际交往 到底哪个更空虚呢
不清楚 所以不去思考就好了

我永远喜欢teppan叔

关于与G的对谈

一直以来,我清楚地知道叹息(或者说是那孤独而引起的变异精神)的重量。它裹挟着水汽,从身体内部将要缓缓崩塌的深处肆意逃散。如同一片凝滞着时间的深重的雾,缓慢地笼罩住属于大脑中仍旧清醒的某处。在那里,思维运转本应发出清晰的摩擦音,却全部在雾中钝化和消散——
嗡嗡。

如同教堂里敲响的钟声,它以沉稳的姿态颂传着来自上帝的福音。本应仔细聆听似乎能予我救赎的神谕,却有纯洁的白色鸟儿上下纷飞,入我耳中。恍恍惚惚间,我听见它们鸣声上下,带来在远处的旷场上,成功者和失败者一起谈论的话语:
“不管结果怎样,我们都要湿漉漉地爬上岸来。”

与身体之外的自然之水无关、而在头脑中氤氲的那些自生命的深海里翻腾出的水汽遇到自...

早晨体检 抽血时 低血糖+晕血

两个医生把我手忙脚乱地抬到桌子上躺着 往我嘴巴里塞糖的时候 我真的觉得自己要升天了
一抽完血往休息区椅子上一坐 整个人就不对劲
全世界都变成了黑白色的雪花屏 看不清东西 也听不清声音 想要说话 却什么都没说出

你一定 一定要吃一点了 他们说

可是我没有办法写出他:(

就像是 就像是——马可波罗的威尼斯永远只能从碎片中窥得……

橙黄色的小型摩托从山丘上冲下XD

珍惜这个下午吧 比它更残酷的只有明天了

明天要开学惹(( 

我终于是高二生了 好快呀 明明昨晚还在初三那年……这一年依旧胸无大志 向着不大可能的目标意念奔跑

眼前最真实的只有试卷和题目铺成的路 耳中的蒸汽和身旁扭动的人们都凝聚成了幻影 在用粉色泡泡糖吹出的气泡里继续蹦迪 无关的是各自凌乱的心 而非生活中的琐碎 

【也青】暗恋桃花源

  • 拖了半年的党费 8k+

  • 快乐学院pa 年龄操作有 一见钟情狗血梗 暗恋双箭头 

  • 按照一年三学期制设定 三月开学(要不然怎么和桃花扯上关系呢略略略)


扑通一声,篮球砸向球场边缘的绿色铁网,继而反弹,滚落在地。业已西沉的澄黄夕阳,自天际线那方蔓延而来的红霞粉晕,其间游离的云,一切融合在一起,有澄光自穹顶落下。

就连本该发声于橡胶与水泥间的利落响动,也似乎钝化了一般,飘飘渺渺地散去了行迹,成为了某种无名心绪。像是应和这柔和的时光一隅,有粉色花瓣飘来,散入青春的风里。 结束练习,诸葛青以轻松的模样,离...

Спаси его!

看白痴看泪崩,为什么男人们不能互相救赎啊?!
其实把看脆皮鸭的心态代入一些作品就有快乐新收获,但还是有点难受……

虽然不一定有所谓的反派和坏人,但是和他们间的交往不应该是吻戏(?),而是隆重的晚宴呀|ω・)و ̑̑༉

所有的过往都咕噜咕噜地随着酒精上脑,然后消失。
尽管盛着肥美到流油的烤鹅的银器变色;劣质的故事被下流的人们用脚肆意踩踏,用手拉扯变形;满地都是支离破碎的心。
头挨着头,手牵着手,请入梦吧。

没想好题目

我从黑夜的国度 奔流的叹息河中脱逃
带着满身的泥泞 和在微光下闪耀 如星辰点点的透明水渍

以不可知的视角 我看见我自己被丢弃在遥远的那边
身下是浮动的大地 喘出的鼻息凝结成云
我的肢体开始反转 扭曲 迸出血浆
周围的一切开始奇妙地飘浮 崩塌和重构

红与黑攒聚成伤痂
时间在天与地 我与她之间的稀薄空气中钙化成骨 耸立成碑

踊りましょう!

当意识到自己与他人间的联系被时间斩断而变的轮廓分明,人生的意义就再一次显现——
我们将联合一切的同类,手拉手跳起舞来。

BLACK SHEEP

眼神与指尖交汇
心跳随电波共颤

“hello——”
断离的杂音 来自黑幕那边
轮廓分明 断裂成片 在天灵盖上回荡

“你好——”
我伸出手去 空气的波纹在身后漾漾
氤氲着热望的话语 不知能否完整的传达到彼方

穹顶之下 我们身影重叠
肌肤相触的瞬间
是世界与世界 跨越光年的相见

手牵手
一起逃到月球的背面去吧——

音乐 画面 文字都是梦境

只 有 梦 境 

只有梦境才是缔造完美的舞台

时间与语言的欠片

写给迅先生和我自己.part.1

(bg(l?)上脑 是假想中的相处故事……)

口腔中的炸米饼不堪重负,他的脸庞因咀嚼而扭曲出鼓胀的形状。下颚上颚一次咬合,清脆的声响自白齿间溢出。我的神经如被剧烈扯动着的弦、伴着那膨化食物支离破碎的声音断裂成烟灰色的影子,蛛丝般在脑海中漂游。

三门市是通达过去与未来的时间长廊——我听到自己这么说,嗫嚅着嘴唇,颤抖的温热空气在舌尖和喉头打滑。玉狛支部的顶楼,黑暗的宵风自身后倒戈向夜空里去,一切棱廓分明,嗡嗡震动。手中紧握着茶杯,茶水仍氤氲着热气,那香氛与我们所处周身中隐隐约约裹带着的冷意中和,氧化。

迅扭头看向我,笑了,对我的话语表示赞同——是...

不存在于此世之美貌——
真好看啊呜呜呜呜呜呜

P.S.两天吃了两小盒八喜 没有香草味 难受

无题

喉咙中振翅欲飞的白鸟
隐秘地叽喳
窸窸窣窣 羽翼摩擦

终于 它们脱离了来自害羞情感的引力
鸣声上下 决然地在蓝色穹顶里
用翅膀与翅膀 互相亲吻
身形交织成白云 它们在思维的边界游弋

午夜飞行

正是此时此刻 此地此身
我凭虚御风 飞入沉睡的世界
而得以与你梦中相会

耐心等待 稍安勿躁
无须因我降临时带来的光芒而感到困扰
它将顺着夜的洪流 倒戈向漂浮着的我之身后

今夜月明无主
我义无反顾 向着那属于你的灯火
飞行 飞行在这透明 凝滞的黑色琥珀中

午夜迷言

黑夜渗透进我的影子,使它越发深沉而像个贤人——影子问:你为何挣扎不眠?
我答:为了让那颗死了一千年的星星,那一弯新月,那一条黑色的河流,在浑然一体的景色中显现出来。

黑暗河流、死去千年的星、一弯新月都来自萨特先生——可我也确实看见了,从亘古流来的人性之光河,在黑暗中奔淌,发出恍若来自远方的雷动。
我还听见遥远的人群在旷场上高声谈论:如何才能让那新月永葆青春?那已死去千年的孤星如何苏生?
我告诉人们:它们活在转瞬即逝里,活在人们思考它们的任意瞬间中。如果不信,可以闭上眼睛,就能感到一切都无处不在,就能感到自己也在随着宇宙的韵律,绕着真如的光环,奇异地漂浮。
好比我们遁世,不得不抓住任何一只向我们伸来...

我爱死这首了
我真的爱死少年音了……
依旧是蒸汽波 每天晚上翻来覆去地听 然后刷题
【我觉得志国的粉丝数至少要在现在的后面加个0

“我不喜欢太宰先生的文学作品。”
“你尽管这样说,可你还是来了,所以还是喜欢的呀。对不对,还是喜欢的呀!”

溺海

狛枝单人向

是 @同月同日 之前点的www

原作背景 时间线在游戏第四章前

——————————————————————

狛枝凪斗无意识地拨动着柏青哥的金属摇杆——它冰凉光滑、像是剑鱼的细喙被剥去了表皮而露出分明的骨殖,深深地刺在金钱与赌徒的遗骸之上。

“咯吱咯吱”——机器内部的齿轮震起了一阵久未使用而沉积的锈尘,飘飘洒洒地在斜映进空间的日光中组成光怪陆离的字母,他努力地去辨识它们。可留给狛枝凪斗的时间太短,由曾经的欲望粉碎而成的埃土因为没有翅膀,重重地坠落在地,在耳边发出杳然轰鸣。

他清晨就听到了异常清晰的海潮声,海水的咸香缭绕在海岛上空阴魂不散,愈...

夏天就是要沐浴日光——

窗子外的乐声断断续续地嗡鸣,一天的结束。我耐心地听着不过数百米外的青年人唱出的歌谣。

他们上蹿下跳,摇头晃脑。蹦迪的现场总是热情又冷静——冰渣破碎的声音伴着心跳起起伏伏,汗骚与香波混合的气味,共鸣着的鼻息隐现、因兴奋而微微响动着的咬紧的牙关咯吱作响。年轻人们唱着的是青春舞曲吗?我不确定。

歌者不断的更换。但在我看来,他们都应有着褐色的眼瞳,身形如迅疾的风。总而言之,是一样的寂寞。“哎呀,他多么像一头寂寞的狮子啊——”恍若间,听到了少女们议论的声音。是了,她们是年轻的猎手,喜欢寻找和自己一般大的少年人,用自己难言的心事互相舔舐伤口。

雨下起来,我本以为今天的表演就此安然落幕。可吉他与贝斯的...

今夜也在奥杰伊呼唤

午夜,巨大的月,巨大的星。
你能得到它吗?你曾得到它吗?

塑料情 真可怕

我的爱究竟是对美好的本能性追求,还是单纯的自我欺骗,或是出于炫耀的目的呢?有欺骗着自己去迎合他人的喜爱的经历,在那最后早已分不清情感的真假。
……

喜欢,或者说顺我心意的人和事太多,因而不知道去喜欢什么——却误将自己置于那人见人爱的甜蜜群体中去了。
无人问津的话语,在短暂的发泄后会被逐字逐句的删掉。在无数次地修修改改后,展现出的早已是被扭曲的真意——但那就是我想说的也说不定。

若是到了物我混同的场合,究竟是在我喉中振翅欲飞的话语引诱着我、使我的心不断地向着远方那传说中满溢灼热情感的无人岛屿进发,还是自己希望向此身以外的世界敞露胸怀大声说爱,也是一片清浊未分。

他们说,语言本就是欺骗。可骗的是...

把lof清了一下……

当年的我是如何写着平庸的文章却信心满满地认为别人会喜欢上自己的呢?(当然 这不是说现在的我跳出“平庸”的范围了。)

非常感谢各位。


希望在明年我也能感受到自己的进步,哪怕只有一点点也是。

这样算起来的话,这个博开了也有一年多了。能够认识大家,认识给予我很多帮助和鼓励的人,真的非常 非常开心了。

很久之前 关于《老歌》

先冒昧地 @山茶。 

打扰您啦!非常感谢您让我看到了如此优秀的一部动画短片www

曾经说过想把当时的零碎整理一下写出来 刚刚才心血来潮动手实施。

是一个多月前(大概……),在私信中提到的一些关于《老歌》的只言片语。


1.

铺天盖地的夏日烟火气,落地成雨的无休止蝉鸣。

其间夹杂着若隐若现的歌声,是罗大佑《白衣飘飘的年代》。声波一浪浪地传过来,溅不起小小的水花,徒有男孩的白色衬衫乘着热风飘摇。

彼时,他正走过摆满唱片的街角音像店,穿过人声鼎沸的人群。


2.

少女落寞地坐在轻轻摇动便会咯吱作响的老旧秋千上——这里曾经承载着属于过去时光的童真...

他是……

书写在素净纸张上纤细至极的扭曲线条

稀释在冷冽北风中的铅色光晕

在千万块北冰洋的碎冰下 折射出的水波集中于一点的阴影 

自深沉的黑中生长出的——无慈悲者,亦或是圣人。

他洞察到的是【无辜】这一自我意识的无端清醒与【罪恶】的兀自沉睡。

于是你可以看到,被他所凝视过的虚空不知何时涓涓地滴笃着(像是古老座钟的摆锤般的声响)无明的粘稠黑暗。他立于世界在伐骨洗髓后而缓慢潺涣着的暗色流波上,无声无息地凝视着自己透明而纯澈的倒影。

1 2
© occc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