揺れる銀河 君はスマイル

“你,太宰君——我们,完全不在意这样一幅丑陋的、在现世边缘挣扎的图景被常人们看到。”比春日穹顶中云霞之聚散更无声地,他的瞳中分明反射出不远处身着水手服的少年少女们——他们衣襟轻扬,衣料厚薄投下深浅不一的阴影,组合成可与青春女神通信的神秘符号。

“一心求生,如何窥见我们呢?”我的脸庞吮吸着从天而降的和煦阳光,在漾漾飘来的阵阵花香里舒展开来,“就算看见了,也不过当做披着人皮在尘间游荡的魔鬼。”

“确实,在三月的世界里,再也不会看见任何的死亡了。”

他的手骨节分明(与天灵盖接触的瞬间有生硬的疼痛感),在我的后心上干脆地按下。我的脸庞如土委地,喉咙中呛进花尸,鼻腔里却满溢着新生草芽的芳香,柔柔软...

我能靠陀厨太太们活到宇宙爆炸那一天呜呜呜
怎么能这么好呢

关于今年……

天冷了 又要来做黑历史总结惹

字数:随笔和碎碎念1w左右 同人2.5w左右(真少……)

喜欢的片段:


随笔部分:

若是到了物我混同的场合,究竟是在我喉中振翅欲飞的话语引诱着我、使我的心不断地向着远方那传说中满溢灼热情感的无人岛屿进发,还是自己希望向此身以外的世界敞露胸怀大声说爱,也是一片清浊未分。他们说,语言本就是欺骗。

可骗的是谁,我并不清楚。


雨下起来,我本以为今天的表演就此安然落幕。可吉他与贝斯的声音如碎了一地的琉璃碎片般尖锐清脆,是从雨雾中传来、来自远方或地下的雷动。它们本有的棱角被沉重而裹挟着心事的雨滴削平,成为无人认领的声波...

草莓 豆浆和拥抱


  • 是泽非


  • 时间轴混乱 姑且看成幕间故事叭


  •  @㹸 感谢她的美丽陀总呜呜呜呜





像是昏睡到了宇宙坍塌的终点时刻——在身体里奔涌着的殷红色江河感受到来自黑暗天外的无言一瞥,惊愕地迟疑,从而凝滞成纯澈透明的草莓味果冻。


红细胞们可从来没有见过如佛的真如般饱含森罗万象之爱的眼神,而路明非也绝不愿意成为一个草莓味果冻人!他一个打挺坐起身来——腰肩上的伤口嘲笑他的没来由恐惧,大笑着涌出血来。路明非正准备叫上两嗓子,坐在床尾的一只黑色乌鸦正大口吃着草莓,那甜蜜的残渣似乎落进了他的喉咙里,让他发不出声来。


轻盈地...

又陷入生命的泥潭里多一分了
要在完全陷入之前 尽力地吹出属于自己的泡泡

希望老去一岁的自己做什么呢?
请变得不像自己吧。
不管怎样
请转身 缓缓地转身 最终由生的白昼转向死的黑夜

咕噜咕噜潜入海底
是第九年的夜晚

真的好喜欢这一页…………

三十七度音阶

不和谐音奏响
脚步杂乱虚浮似行踏云端
黑白分明 琴键铺向绵延无尽的虚假终点
要去向何方 如此疑问着

跃上三十七阶
曲调回旋反复若彗星疾走
特别的她 舞出与我并无二异的奇异光弧
请等着我呀 如是决心着

是不好喝的毒鸡汤

任何欲望中的蜃气楼都没有当下的废墟真切 在无数次后悔后 总算从心底认识到这点 反反复复悲伤 坍塌 重构 无论多少次还是要靠自己收局 与其这样 不如一开始就不去崩溃倾倒
但一辈子不孤独不悲伤不可能 倒下去一辈子都站不起来也不可能 一个人需要边走边拾起从自己身上扑棱棱落下的失物 千万遍弯腰 这或许就是我们老时得上颈椎病和腰间盘突出的原因叭
想要快跑 想要在风里跑 想要前进 想要跨越光年的距离  无论如何想要 到达一些地方 但目的地仍不明晰

只是希望 自己有一天可以朝着别人伸出手 或者说 至少有那样的资格去帮助他们遁世 不管在任何方面

最后一条 最近不会再废话惹 感谢一直以来大家对我...

真的好喜欢小可爱式的酷哥啊…………

关键时刻贼靠得住 平时脱线天然完全ok

然后他们还需要一个良平平式的声线((

撞车了

骨节吱呀作响 踏上白色街道

疾驰而来的飞鸟 音浪 厉声尖叫 

红与黑的迸溅 火花在血液中惊跳

咆哮的洪流 风暴 呼号着由左至右 咬啮每一粒细胞


离地 悬空 沉默着 光环笼罩

倒戈进黑色漩涡 伸手却无人回握 风声在天灵盖下叫嚣

消失 消失 急速下坠 降落之处 无人知晓

我永远喜欢teppan叔

关于与G的对谈

一直以来,我清楚地知道叹息(或者说是那孤独而引起的变异精神)的重量。它裹挟着水汽,从身体内部将要缓缓崩塌的深处肆意逃散。如同一片凝滞着时间的深重的雾,缓慢地笼罩住属于大脑中仍旧清醒的某处。在那里,思维运转本应发出清晰的摩擦音,却全部在雾中钝化和消散——
嗡嗡。

如同教堂里敲响的钟声,它以沉稳的姿态颂传着来自上帝的福音。本应仔细聆听似乎能予我救赎的神谕,却有纯洁的白色鸟儿上下纷飞,入我耳中。恍恍惚惚间,我听见它们鸣声上下,带来在远处的旷场上,成功者和失败者一起谈论的话语:
“不管结果怎样,我们都要湿漉漉地爬上岸来。”

与身体之外的自然之水无关、而在头脑中氤氲的那些自生命的深海里翻腾出的水汽遇到自...

早晨体检 抽血时 低血糖+晕血

两个医生把我手忙脚乱地抬到桌子上躺着 往我嘴巴里塞糖的时候 我真的觉得自己要升天了
一抽完血往休息区椅子上一坐 整个人就不对劲
全世界都变成了黑白色的雪花屏 看不清东西 也听不清声音 想要说话 却什么都没说出

你一定 一定要吃一点了 他们说

橙黄色的小型摩托从山丘上冲下XD

珍惜这个下午吧 比它更残酷的只有明天了

明天要开学惹(( 

我终于是高二生了 好快呀 明明昨晚还在初三那年……这一年依旧胸无大志 向着不大可能的目标意念奔跑

眼前最真实的只有试卷和题目铺成的路 耳中的蒸汽和身旁扭动的人们都凝聚成了幻影 在用粉色泡泡糖吹出的气泡里继续蹦迪 无关的是各自凌乱的心 而非生活中的琐碎 

【也青】暗恋桃花源

  • 拖了半年的党费 8k+

  • 快乐学院pa 年龄操作有 一见钟情狗血梗 暗恋双箭头 

  • 按照一年三学期制设定 三月开学(要不然怎么和桃花扯上关系呢略略略)


扑通一声,篮球砸向球场边缘的绿色铁网,继而反弹,滚落在地。业已西沉的澄黄夕阳,自天际线那方蔓延而来的红霞粉晕,其间游离的云,一切融合在一起,有澄光自穹顶落下。

就连本该发声于橡胶与水泥间的利落响动,也似乎钝化了一般,飘飘渺渺地散去了行迹,成为了某种无名心绪。像是应和这柔和的时光一隅,有粉色花瓣飘来,散入青春的风里。 结束练习,诸葛青以轻松的模样,离...

Спаси его!

看白痴看泪崩,为什么男人们不能互相救赎啊?!
其实把看脆皮鸭的心态代入一些作品就有快乐新收获,但还是有点难受……

虽然不一定有所谓的反派和坏人,但是和他们间的交往不应该是吻戏(?),而是隆重的晚宴呀|ω・)و ̑̑༉

所有的过往都咕噜咕噜地随着酒精上脑,然后消失。
尽管盛着肥美到流油的烤鹅的银器变色;劣质的故事被下流的人们用脚肆意踩踏,用手拉扯变形;满地都是支离破碎的心。
头挨着头,手牵着手,请入梦吧。

没想好题目

我从黑夜的国度 奔流的叹息河中脱逃
带着满身的泥泞 和在微光下闪耀 如星辰点点的透明水渍

以不可知的视角 我看见我自己被丢弃在遥远的那边
身下是浮动的大地 喘出的鼻息凝结成云
我的肢体开始反转 扭曲 迸出血浆
周围的一切开始奇妙地飘浮 崩塌和重构

红与黑攒聚成伤痂
时间在天与地 我与她之间的稀薄空气中钙化成骨 耸立成碑

踊りましょう!

当意识到自己与他人间的联系被时间斩断而变的轮廓分明,人生的意义就再一次显现——
我们将联合一切的同类,手拉手跳起舞来。

BLACK SHEEP

眼神与指尖交汇
心跳随电波共颤

“hello——”
断离的杂音 来自黑幕那边
轮廓分明 断裂成片 在天灵盖上回荡

“你好——”
我伸出手去 空气的波纹在身后漾漾
氤氲着热望的话语 不知能否完整的传达到彼方

穹顶之下 我们身影重叠
肌肤相触的瞬间
是世界与世界 跨越光年的相见

手牵手
一起逃到月球的背面去吧——

音乐 画面 文字都是梦境

只 有 梦 境 

只有梦境才是缔造完美的舞台

时间与语言的欠片

写给迅先生和我自己.part.1

(bg(l?)上脑 是假想中的相处故事……)

口腔中的炸米饼不堪重负,他的脸庞因咀嚼而扭曲出鼓胀的形状。下颚上颚一次咬合,清脆的声响自白齿间溢出。我的神经如被剧烈扯动着的弦、伴着那膨化食物支离破碎的声音断裂成烟灰色的影子,蛛丝般在脑海中漂游。

三门市是通达过去与未来的时间长廊——我听到自己这么说,嗫嚅着嘴唇,颤抖的温热空气在舌尖和喉头打滑。玉狛支部的顶楼,黑暗的宵风自身后倒戈向夜空里去,一切棱廓分明,嗡嗡震动。手中紧握着茶杯,茶水仍氤氲着热气,那香氛与我们所处周身中隐隐约约裹带着的冷意中和,氧化。

迅扭头看向我,笑了,对我的话语表示赞同——是...

不存在于此世之美貌——
真好看啊呜呜呜呜呜呜

P.S.两天吃了两小盒八喜 没有香草味 难受

无题

喉咙中振翅欲飞的白鸟
隐秘地叽喳
窸窸窣窣 羽翼摩擦

终于 它们脱离了来自害羞情感的引力
鸣声上下 决然地在蓝色穹顶里
用翅膀与翅膀 互相亲吻
身形交织成白云 它们在思维的边界游弋

午夜飞行

正是此时此刻 此地此身
我凭虚御风 飞入沉睡的世界
而得以与你梦中相会

耐心等待 稍安勿躁
无须因我降临时带来的光芒而感到困扰
它将顺着夜的洪流 倒戈向漂浮着的我之身后

今夜月明无主
我义无反顾 向着那属于你的灯火
飞行 飞行在这透明 凝滞的黑色琥珀中

午夜迷言

黑夜渗透进我的影子,使它越发深沉而像个贤人——影子问:你为何挣扎不眠?
我答:为了让那颗死了一千年的星星,那一弯新月,那一条黑色的河流,在浑然一体的景色中显现出来。

黑暗河流、死去千年的星、一弯新月都来自萨特先生——可我也确实看见了,从亘古流来的人性之光河,在黑暗中奔淌,发出恍若来自远方的雷动。
我还听见遥远的人群在旷场上高声谈论:如何才能让那新月永葆青春?那已死去千年的孤星如何苏生?
我告诉人们:它们活在转瞬即逝里,活在人们思考它们的任意瞬间中。如果不信,可以闭上眼睛,就能感到一切都无处不在,就能感到自己也在随着宇宙的韵律,绕着真如的光环,奇异地漂浮。
好比我们遁世,不得不抓住任何一只向我们伸来...

我爱死这首了
我真的爱死少年音了……
依旧是蒸汽波 每天晚上翻来覆去地听 然后刷题
【我觉得志国的粉丝数至少要在现在的后面加个0

1 2
© occc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