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


关键词:耀哥 也青 太陀太 九条天激推
辣鸡透明写手 超杂食爱鸽人士
今天也爱着陀总——

【独嘉向】完美无缺的挽歌

热衷于不写cp的我(

不知道怎么打tag。这是篇螺丝的独角戏。

 

 

练笔用/满足私心用。几个意识流片段拼凑。

 

主题曲:完美无缺的挽歌

这首歌简直太适合他了。

 

——————————————


【いつになったって 独りぼっち】

【何时起成了这样的呢 变得孤身一人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意识到自己身边空无一物。

本是潜意识中进行的瞬间判断开始变得愚钝耗时,就像是沉寂多年的未被使用的兵器一般,挥舞来能看到期间飘堕的锈尘。

对于自己或他人,多了一份意外的遐思。

嘉德罗斯开始不断的思考行动的意义。

尽管被祖玛不动声色地赞扬称:“这是成熟的表现。”

但内心却也明明白白:

人造人没有成熟一说。

本来就是未成品。


那么缺少的究竟是什么呢?
名为孤独的情感,抑或是其它?

这样一遍又一遍的叩问自己。

在战斗时,在睡梦中。


手中的大罗神通棍越发沉重了起来。


【正しいルートを選ぼうね】

【来选择正确的路线吧】

【あっち行ってみて こっち行ってみて】

【或是试试看去那边 或是到这边准没错】

大赛的规则白纸黑字写的准确无误。

只有前一百名才能进入下一阶段的比赛。

自己?

哼。当然会不断取胜,以第一名的身份走下去。

只有一次且仅且一次、以生命作赌注的游戏,自然无法判断、更无法擅自界定路途的选择正确与否,却也只能昂首阔步,行进在自己的修罗之道上。


【あなたの見識広がりましたか?】

【那你还真是见多识广永远都对哦?】

只存在于这个浩瀚世界短短九年的意识体,纵使机能上的优势增加了他的优越感,但也并没有到可以自夸:“我见识过这个世界。”的程度。

他了解的终究是这个宇宙的冰山一角。

每当迎上雷德和祖玛的面庞,未曾说出过这种隐秘的心绪,但嘉德罗斯还是隐隐感到身体内部的某处在失去支持,以不明的情况缓缓崩坏。

他不敢说自己的每次选择都是正确的。

嘉德罗斯是王者。

王既不能轻易做出错误的决定,更不能轻易承认自己的错误。

 

【他の誰かの答えなんか】

【他人的答案什么的】

【まっぴら ごめんだから】

【绝不会听从 所以也是不好意思了呢】

在见识过雷狮海盗团的那位少年军师后,也曾一个人坐在山崖上吹了一夜的风,犹豫着要不要找一个可以分担的、与自己实力接近的选手来谋划事项。

最后这个想法被彻彻底底的否决。

一票制。

不需要任何人的辅佐,依靠我一人便可摘星夺月。

况且,那个家伙在最后也会成为铸就王座的垫脚石。

给予别人希望却也确确实实剥夺了那个人生存的可能。

所以,麻烦的事就少做一些吧。  

少想一点,这样告诫自己。

用本能去战斗。


【僕は僕の道を行け】

【我将要去往我的道路】

与格瑞挥棒相向的一瞬间,脑中其实并没有考虑太多,完全是随心所欲,想干就干。

面对格瑞在公共场所打架的隐忍和克制,嘉德罗斯给予的态度是嗤之以鼻。

他怎么也不明白:
明明是强者,却为什么要为一群渣渣的死活而限制自身的能力。

不可理喻。

因外物而改变自身,这是他一辈子不会做的事。
剑已出鞘,就不必隐藏锋芒。
恣睢地在阳光下舒展身体而不顾他人目光才是我等正道。


【完全無欠の この心に】

【完美无缺的 这颗心间】

【言葉が入る隙間はない】

【已经没有任何言语能渗入的缝隙啦】

带着两位跟班,迈步走过人声鼎沸的大厅。

溢入耳中的,不仅有听的让人头皮发麻的赞美之词,更有充斥恶意的风言风语。

倒也不是行走在山巅就不会为渣滓们可悲的抱团取暖而撼动。

人造人没有心脏。
仅有的这颗以人类情感为思考基础的“内心”也不过是中文屋(1*)一般仅供观赏的西洋景。

真是抱歉了。
这颗心,这副身体已经容不下变强以外任何的杂念。

连憎恶与欲望都没有驻足的一席之地,更不要说爱了。

 

【どっかに落とした神様】

【从哪儿降临下来的神什么的】

【もう必要ない そのまま捨てとくのだ】

【根本就不需要嘛 就那样丢掉算啦】

神明?
不存在的。

那种依靠弱小至极的信徒们浅薄又可随时崩塌的欲望产物而生存,怎么可能给予人救赎。

在这凹凸大赛中,神明也只不过是绝对强者的代名词罢了。


【望みのままに 信じるままに】

【按照内心的预期 始终坚信着自己】

【自らを愛して生きて】

【由衷地热爱着自我而生存着】

每当站上这巨大的、风烟未尽,名为“凹凸大赛”的战斗舞台,感受到的不是未知和弱小带来的恐惧,而是自身的无限强大造成的自信与无趣。

每日变成了不断引诱和自己一般强大的人燃起战意、与自己对战的回合制游戏。

对这副身体取得的战果感到满意,却感到它在一点点脱离自己的控制,如流沙从指缝间坠落。

 

【過不足なく幸せ感じて】

【感受着恰如其分的幸福感】

【今夜もいい夢を見る】

【今夜也将沉眠好梦中】

无敌是多么寂寞。

享用强大所带来的短暂的安全,但又居安思危,要提防着有野心家伙们的一举一动。

身体静止时,大脑依旧在飞速运转,却不知具体在思索着些什么。这就和无水之源,无木之林一样令人费解。

拜此所赐,嘉德罗斯独自熬过很多个不眠之夜,与黑色的宵风作伴。


【愛して ほしく などない】

【好希望被人爱着之类的想法 怎么可能会有】

【そんなの不安定で歪だ】

【那样不安定的情感会催生出扭曲】

一定要说爱情,或许也曾有过。

短暂盛开的爱之华不知其名,如那玛格丽特一般可爱幼嫩。

可惜新生的花经不起任何的风吹雨打,更经受不起不可抗力带来的巨大震动。

夭折。
这或许是它必然的命运。

嘉德罗斯常常默默地望着远方遥不可及的地平线,不经意之间想着。
若是有朝一日再能回到那颗破烂星球,先去把它搅个天翻地覆。

在那之前,先要解决掉这里的杂鱼们。

还真是个孩子。


【壊されたくない】

【一点都不想被他人破坏】

【だからずっとずっと奥に押し込める】

【所以就干脆一直一直封闭在了深处】

最重要的心事往往缄口不言。
对于这个孩子也一样。


【酸化しちゃって腐る感情 呑気な僕は夢の延長】

【氧化腐坏了的这份感情 是悠闲的我的无限梦境】

氧化。
在有限的睡眠时间中,嘉德罗斯无数次梦到这个场景。

不稳定的电流声成为了无明梦境的背景音,不可违逆地宣告:
你的原力将被回收。

自己的身体逐渐变的透明,再也无迹寻。
不受控制的恐惧感被无限放大。

人造人那连灰尘都无法钻入的精密部件被一点点分解殆尽,化成阳光一样的橙色结晶。

沉睡梦中惊坐起。

撩起流海,抚去额头上的冷汗。

这便是对死亡的恐惧么?
明明是只有会产生的情感。

刺激。
嘴上说着这只有自己听的自言自语,却将这份异样感埋在心底。


【あっちに行ったり こっちに行ったりで】

【偶尔去到那里 或有时走向这里】

【好き勝手に生きてきて】

【永远随心所欲地生存着】

不同于任何人,嘉德罗斯在这场凹凸大赛中活的最洒脱自在。

心情好了就带着小弟到处逛,心情差了就拉几个人下水和他干架。

尽管不符合大部分人的价值观,但对他来说就够了。


【自分以外の人間の 気持ちなんて関係ないって思えてた】

【因为除我以外的人类的心情什么的 根本就与我无关嘛】

“渣渣。”
尽管被这句话的主人无心说出,却成了困扰金发男孩很久的一句恶言。
在他心头成了一根刺。


【それなのにさ 何故?胸が痛いよ】

【明明是那样想的 但为何?胸口却隐隐作痛了】

以无畏的张扬声音和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随意姿态,所有人便都以为他天性如此,最后习以为常。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这样继续下去真的好吗?


【ねえ 子供のまま生きちゃダメなの?】

【呐 永远都像个孩子一般地生活着是不行的吗?】

【大人になれないのはダメな子?】

【无法好好成为大人的就是没用的孩子了吗?】

睁开金瞳,踏出养殖皿的那一刻。
穿着白衣的研究员推推鼻梁上的眼睛,微笑着说:
还是个孩子啊。

 

九年过去,身边的人换了,风景变了。
不变的依然是如孩子般的脾性。

 

不由得常常恨恨地想着当初设计自己的时候为什么赋予这副身体一张包子脸。

 

尽管如此,我还是很强。
用这样虚无的话语充实着自己的胸膛,借以此一夜成人。

 

【今のままの未完成な自分を否定してしまう】

【就像现在这样子 突然开始否定起了未完成的自己】

【僕の中の世界が壊れた】

【我之中的世界崩坏了】

世界这个东西是在是太小,小到容不下嘉德罗斯一颗小小的机械心。

他没有多余的情感,没有引人犯罪的野心,理智又孩子气,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矛盾体。

这样的他本是完美无缺

可是过于空洞的内心总是会不被其主人察觉的,被那纯洁无暇的蓝天吸引。

想要更高,更高。
想要用手触摸那和煦动人的阳光。

是奢望呀。
明明知道是这样,却无法抑制住内心汹涌的情感。

想要成为一个人。

在镜子面前对着自己模糊的镜像大声呐喊直到声嘶力竭。

然后,似乎是温热的水滴从眼角滑落。

第一次。

不敢看向镜中的自己,只能低下头胡乱的用袖子抹擦。

“眼睛,流汗了么……真烦啊。”

【完全無欠の この心に】

【完美无缺的 这颗心】

【足りない言葉が解れない】

【是无法理解不充分的话语的】

作为人造人,完美无缺的我。
在暴戾乖张的表象下的我,或许真的只是孩子也说不定。

说出的是稚语,是无法被理解的语言。

但我要是孩子那就最好了,还有时间。


【どっかに落とした 気持ちなら】

【究竟是掉在了哪里的 那份心意什么的】

【もう忘れたよ 二度と拾えない】

【我已经忘记了 没法再拾起来了】

看到那位大赛第二身边的男孩,自己曾用他当作激发格瑞战意的道具。

本来看上那张不谙世事的脸就火大,但那双蓝瞳道出的字句是:
你是孤独的人。

希望有什么人陪伴的心意,在这玩朋友游戏极其奢侈的凹凸大赛(*2)中,也渐渐随风飘散不知何处。


【大切なモノが もう見えない】

【最重要的事物 已经无法看见了】

【僕はきっと 間違えたのだろう】

【我想我一定是 有哪里搞错了吧】

到头来最重要的居然不是实力,而是身为人的一切。

对这被本末倒置制造出的自己,无话可说,却又不满现状。

【それでも だけど 生きてかなきゃ】

【可即便如此 到了此步 还是必须得好好活下去吧】

【さあ!情けなく笑おうぜ】

【那么来啊!来无情地大笑我啊】

当务之急,还是在这巨大的凹凸世界的单行道上麻木地继续前进,等待着自己被打倒的那一刻。

一瞬间,骄傲,梦想,荣誉。
全部消失。

那时,便可尽情放声大笑。


[end]

——————————————————————

 

注释:

1.一个实验。你们可以自行百度。即判断人工智能的实验。

一台电脑放在密闭的空间内,外面有中国人递进来写着中文问题的纸条(受测者不知道房间内是电脑)。电脑根据事先输好的数据进行回答,房间外的中国人便以为房间内也是中国人。

2.凯莉大佬的原话。


我……我真的很努力写他了。

嘉德罗斯是我心中永远的王。

写到最后差点哭出声的我。

今天一万字达成。

我爱他。

评论(8)
热度(27)
© 偏执oc@蓄力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