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


关键词:耀哥 也青 太陀太 九条天激推
辣鸡透明写手 超杂食爱鸽人士
今天也爱着陀总——

【紫堂家族only向】国王的演讲

  • 依旧是爽朗的无cp向(只是亲情要素而已

  • 来自 @柳月 柳月太太的国王au设定(抱歉说好产粮的结果拖到现在我个该死的拖延症)

  • 这位太太超棒!!!人也好画也好!

  • 讲的是来自不知名国家的小小国王紫堂幻的登基仪式啦啦啦!

  • 这里的紫糖很幼齿请注意!几位兄长都有比较重的戏份! 

  • 我相信同名的电影/书大家都应该或多或少的看过吧www

  • 但是很遗憾,我走的不是严肃/刀子路线!!(应该(。



另,写在前面(防止有关ooc的不必要争吵)

对于本篇设定中小国王紫堂幻的理解:

旧设中的紫堂幻是位天才儿童。虽然没有资格妄自揣测,但是感觉原设太太在画图时肯定参考到了这一点——国王是被诸位不知名之人的手托起,选择这个职位可能非他本愿。

因此在本文中,将紫糖小天使写的有些偏向旧设的成分和背景,请务必注意。

 

关键词:

聪明/因才能带来的自我满足而有些小小骄傲/隐藏的情绪化人格

孩子气/可爱(最重要!)

 

废话差不多到这吧(你个话痨。

 

————————————————————————

————————————————————————

滑稽的白顶高帽,厚重的镶金线作边的火红色天鹅绒祭被,围在颈上的司蒂恩科克领巾,柔软的丝质长手套。

紫堂幻坐在巨大的全身镜前,呆呆地望着因包裹了大人的服装而向真正的国王迈进了一大步的自己,像是在一团跳跃的火焰间安然休憩。

陌生的眼神。

游离的心绪。

属于国王和这个王国的一切的一切对尚年幼的他而言都过于遥远,反倒滋生出不可名状的安全感。

 

大脑放空不知在想些什么,就是觉得周身一片寂静。


便是这种“事已至此那就顺其自然”的平和心境及自身出众才能所带来的些许优越感,使紫堂幻得以短暂栖身于王族金红色火焰的中心,也是权力斗争的顶点之处。


或许是觉得这样无所事事地坐在巨大准备室的一角太过乏味,他扯着如被强力胶水般固定在身上的厚重衣物,歪歪扭扭地踱着小碎步走至透明的落地窗边。


从棉被似的披肩里艰难地伸出手扶了扶因尺码太大而差点掉落在地的王冠。

紫堂幻并没有掌握梳妆打扮的技巧,只能敷衍又象征性的把它向上推了推。一松手,王冠便又岌岌可危地斜挂在小国王那紫色的发梢上,跟着主人的步伐晃来荡去,触目惊心。


无奈又微不可察地叹气,他将目光投向无法到达的地平线。

窗外正是一顷万里的澄澈阳光,无垠的蔚蓝穹顶。白鸽绕着远处的哥特式大教堂的尖顶钟楼打转,扑棱着覆满着纯洁轻柔羽毛的翅膀,鸣声上下。


今天是自己的登基日。

 

心里这样想着,紫堂幻不由得攥紧了小小的手掌——是那顶王冠都只能勉勉强强捧下的小。 

他下意识地咬了咬下唇,不顾形象地瘫坐在地板上。


”紫堂幻大人,离仪式开始还有三十分钟。“

门外尽职的佣人高喊,声音稳稳地传递进了空荡荡的准备室。


这样的准确报时简直是一种无比疼痛的折磨。

想到一会儿还会有二十分钟,十分钟这样的倒计时,

灼热的温度一路便烧上了脸庞。


要是这个样子被林哥看到了,还不知怎么嘲笑我呢。

幸好他不在。国王的准备室不是谁都能随便进入的。


小国王第一次享受到了权力之味,但不知是甜是苦。

 

——————————————————————

 

最漫长的三十分钟。

 

宣告一般打开的门,涌入的下人们个个皆是恭恭敬敬整齐划一的笑容和举止,简直让人怀疑是不是使用了影分身。

 

并不习惯于这种被服侍到架在天上的感觉。

在家族中,自己虽也与贴身的近侍们关系融洽,可从没有以主人的身份命令他们做不情愿的事。

紫堂幻皱了皱眉,抬手示意准备离开这个房间。

身后立刻有人上前一步双手撩起祭披。

每个人都以为是这位小国王急切地想要接受众人的贺拜才如此急切的离开——

其实只是他看到这些虚情假意的面孔有些作呕,而不忍多看一眼。

 

生长在权势之家,尽管醉心研究与学习。

可是紫堂幻还是见识到了一点点——

属于这个光辉上层世界的黑暗。


——————————————————————


王宫通向中央大厅的通道里,来来往往的都是达官贵族。

很多都是不熟悉的面孔,只是为了攀名附利而赶来的入流人物。

没走两步,迎面便遇上了两位兄长——都是盛装华服一脸灿然。


”过了今天,以后的日子可就要忙碌起来了。“

被紫堂陆微笑着告诫。


跟在一旁的紫堂林弯下腰抵着紫堂幻的小脑袋,戏谑道:

“胆小鬼,别被那帮老家伙们吓哭啦。”


”林,别闹。“

”哎本来就是嘛,陆你看看,我们的小国王是不是涨红了脸啊?连你哥哥我都应付不了,更不要提马上教你帝王学的几个死正经了。“


使着眼色遣走了身后的佣人,紫堂幻一言不发,只是较劲似的盯着紫堂林的双眸。

对方也毫无畏惧的回击,直勾勾地反盯回来。

大眼瞪小眼。

在这样比拼心理素质的对决中,还是林占了上风。


看着那张盈着真实笑意的脸,紫堂幻突然意识到些什么。


想要逃避那种压迫着心脏的不快感。


但他依旧装着恨恨的样子,昂着头,钻过两位兄长之间的缝隙快步跑走。国王的衣服实在过于厚重,他不由得一个踉跄。


这样真是太失礼了。

但是陆哥,对不起。

在心里悄悄地道了歉,对身后传来的林的大笑嗤之以鼻。


像个花裙姑娘一般,紫堂幻匆匆地跑开了。


或许,以后没有这样兄弟间亲密真实的谈话了吧。


他边跑边想,宽松的衣袖灌进了风,像是摇摇欲飞的风筝。

任由长辈们的摆布治理国家,那样虚假的自己,似乎也失去了被人真诚以待的权利。


—————————————————————————


一开始,国王的人选并不是紫堂幻。


倒不如说,他是第一个被排除掉的——因为年纪。


可是几位兄长都因为各种原因相继谢绝了这个享有巨大权力的职位。

迫不得已,家族又把目光移回到了紫堂幻身上。


正因为他是个孩子,就可以对他为所欲为。

包装,控制,这是争权夺利者最擅长的手段。

 

虽然没有人明说,但是互相都是知悉的。

 

————————————————————————

 

最后的最后,站在巨大的黑色幕布之后,竟是那么的平静以至于到冷漠的程度。

 

手上拿着自己按照长辈的意愿撰写的登基演讲稿,原本在身后忙碌的大人们一个个悄然离开。

最后只剩下紫堂幻一个人立在无明的舞台中央,等待着曙光的到来。


寂静无声。

听得见自己清晰的呼吸声合着心跳,富有节奏地律动。


突然——为了加剧这能拧出水的紧张氛围似的,在最后的外表整理阶段被重新戴好的王冠不知为何又坠了下来。

慌张地伸出手去摆弄也于事无补。


不知何处伸出的一只温暖的大手扶住了慌张的小国王。

”没事的。“


这个声音……没错,是他。

是z哥。


对于好久不见的另一位兄长大人,紫堂幻慌张纠结到不知该作何表情回头注视他,只能低着脑袋。

手指紧张地绞在一起,渗出丝丝汗珠。

即将演讲的无措和久别重逢的对话欲望混杂在一起搅着他的大脑乌烟瘴气。


”没事的。“

身后的男子沉稳,意识到了空气中弥漫的肃杀之气。

用手灵巧地扶正了王冠,梳理了紫堂幻有些凌乱的发丝。

”你……怎么回来啦?“
小国王以轻柔又故显平静的声音问,反而是欲盖弥彰。


”专程从评议院赶回来看你的。“

z轻声笑着,拍了拍紫堂幻的肩。


”好了。“

”该走了。“


约定好一般,幕布在此刻缓缓拉起,光线透过缝隙向紫堂幻照来。

被男人一推,他像上了发条的铁皮人一般机械地向前迈步。


片刻的迟疑。


回头,紫堂幻看到熟悉的那张温和的脸冲着自己微笑。

再屏息静视一番,看到了z的嘴唇微微蠕动:

”不要……变得像大人一样。”

 

似乎是这一句,仔细想想却又不是。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对着寄予自己厚望的那远道而来的兄长回以一个微笑,小国王扭头向前,步伐坚定了起来。

聚拢的灯光漫过他的腿,漫过胸口,照亮他的全身。


下定决心,丢掉了手中那张满是华丽辞藻的欺骗词。


我要做像我自己一样的国王,而不被任何人摆布。

紫堂幻这样想着,迎着无数人的目光,缓缓地张开了口。


——————————————————

——————————————————

[end]



抱歉上午刚考完试写的太匆忙了……删改了原本想好的好多情节。

原本这个故事会变得更加黑暗系一点的了qaq

但现在还算是个好结局对吧。


原本想到的结局是没有z尼,紫堂幻是傀儡一般上台演说。

那就是成为了z说的”大人“。

这就是钝刀一把了对吧。


解释一下关键词:

可爱/孩子气不用说了吧(因为紫糖超可爱www我写着写着都想抱他)

小小骄傲其实是有从紫堂幻的举止言谈中看出来的,但不是很明显(因为本篇意图不是在此啊。

隐藏的情绪化其实是文章最后,马上要开始演讲的那一段。

扔掉原有的稿子,只因为几位兄长的话语和自己一瞬间的冲动就改变了整个王国的命运。


觉得z很适合当这样一个救赎式的角色www

很多情节没有交代完成……感觉根据这个设定我可以再写好几篇[躺

评论(25)
热度(47)
© 偏执oc@蓄力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