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吧唧 吃下心脏

在鸦群中

#耀哥only  无cp

#时间设定为凹凸大赛幕间

#接下来会写成一个系列,每一篇围绕【我认为耀哥拥有的一个特质】来完成。
这一次是【无心】。

——————————————
——————————————

叽喳喧哗着的鸦群在小小的凹凸星上不断迁徙——他们热衷于传播死亡、败北和阴谋论,终日惶惶不安,潜于影中。
这便是神近耀近些天来对同僚们的状态之直观感受。他认为,“乌鸦”的名号安在这些躁动生物的头顶是再合适不过了。

但在他看来更为可悲的是,乌鸦们似乎秉承了这一物种血统中遗留的劣根性。不用提抱团取暖,群内的大小摩擦却是司空见惯的日常。
他们痛苦地呻吟;他们心安理得的向同类们施以自己曾遭受的不公与暴力;他们怨恨那凹凸大赛的残酷赛制所引发的黑色的情绪风潮改变了原有的自我人格。
尽管如此,乌鸦们仍不由自主地乘着那风潮振翅起舞,藏匿于同伴的阴影下,妄图拉拢尚还清醒的少数人与他们一起堕落。
这是一个极速壮大的种群,这是一个极速下坠而不自知的种群。

刚刚在无意中,神近耀目睹了一场黑暗中的斗殴:倾斜的巷道,惊恐与淡漠的眼神交织,沉重急促的呼吸和复杂难言的心绪——一切均在沉重而凝滞着的小小空间里无声息地蔓延开来。作为旁观者,隐去了愤慨的声讨和斥责,他只是微不可查地摇了摇头。

如果可以,他更愿意将这一切看成一场滑稽而僵硬的默片:人影与建筑扭曲重叠如西洋景一般,在视网膜上投下昏昏沉沉、不甚清晰的倒影。耳中传来的仅仅是自己掷地有声的足踏音,周围的窃窃私语在空气中所掀起的小小波纹都在他接收到之前凝结成小小的核,“嘭”地戛然而止,烟消云散,空余下人们嘴唇张闭时透出的细微气流声颤抖着此起彼伏。

————————————

夜幕下的凹凸星相对于昼时的它更加热闹。蠢蠢欲动的暗曜者们如鸟归巢般急不可耐地投入黑暗的庇护中。鸦群们毫不收敛,占据了深夜酒吧便开始高谈阔论,互诉不甘。
这方寸之地成了赛场的风暴眼,一切看似捕风捉影的言论在这里都能得到认可和宣传,甚至可以成为下一波席卷凹凸星的巨大浪潮。
留存理智志虑忠纯的选手们是不屑于来这里与三教九流之人同流合污的。神近耀来到这里只是单纯地想要探听情报——在这里,乌鸦们过分地吵闹,甚至隐约可以看见他们争执时扑腾起的黑羽。

“或许那曾是天使的羽毛。”
他淡淡地想着,拿起面前的汽水罐饮下一口。蒸腾着的二氧化碳从气管中呼啸而过——这似乎能激起一些所谓的“激情”。

闷热的空气中弥漫着酒精的甜腥味。周围的选手们大都酒过三巡,满脸涨红却硬撑着胡言乱语。
不知是哪个角落的愣头青口出狂言说要揭竿而起,酒吧里顿时响起了掀翻屋顶的噪声。人们跺脚,叫好,毫不收敛地大幅度鼓掌,似乎第二天他们就能攻下控制中心指着丹尼尔破口大骂一泄心中怒火。

又不知是哪位醉汉将愤青们的情绪推向高潮:“各位,如果我们一起……准能从这鬼地方出去……你们说是不是?”

意气风发的口哨声响起,群情激愤。坐在近旁的一位选手亲热地用肩膀碰了碰神近耀:“哥们,你说对不?”
他没有回答,只是稍显用力的在桌上敲了敲刚刚饮空的汽水罐以示支持。这一行为得到了陌生人们的赞许——他们在一瞬间向他投来炙热的眼光,擅自将这位观察者纳入了己方的阵营。
身旁的那位选手满意地笑着打了个酒嗝,软绵绵地摊了下去。
神近耀对这一切不置可否。他只是按照最佳的方式解决问题,用最恰当的行为融入人群。

很快,继刚刚揭竿而起的宣言,又有新的一波颓废论调出现——“别傻了,大家最后都得死。还是想想怎么逃跑更实际吧。”
略显苍老的声音在一片寂静中如同平地惊雷,炸醒了又一批不甘寂寞的讨论者。

难逃一死。难逃一死。
重复着这句无意义的话,一改激愤,人们又变得多愁善感起来。毫无来由的,酒吧里响起了抽泣声,且声势壮大。
身边的人眼泪啪嗒往下掉,伸出手来。神近耀沉着脸,适时地往他手里塞了张纸巾。那人感激地抬起眼帘,可随即又沉重地垂了下去,嘴里哽咽着,含糊不清地不知在嘀咕些什么。

酒吧归于沉寂,最后一位买醉的选手也陷入梦神的温柔乡。神近耀起身,迅即跨过座椅边了无生气地酣睡着的身躯们。

不知他们在梦些什么。

他将汽水罐投进垃圾桶——金属的摩擦噪音在凝滞、重归清冷的空气中回旋。

突然,神近耀发现了什么:那是黑色的,轻柔的,可以乘着气流漂浮的一片羽毛。
它孤孤零零,躺在被人遗忘的地面上。
他小心翼翼地拾起它,将它置于手心,轻轻一吹——
这乌鸦的羽毛竟迅速地升于空中飘摇。

可是比神近耀曾见过的、流星的下落速度还要快,羽毛重重地砸向地面,在空中留下黑白的残影、发出落日入海般的巨响。
一切尘埃落定。他踏在这黑羽上,无声息的走出这曾喧哗躁动的失败者聚集地。
对神近耀而言,曾从鸦群中感受到的一切不属于自己的事物,都已被黑暗的风潮抹去。

【end】

两个小时极限赶工_(:з」∠)_
他的一切行为并非完全不发自真心。
这是无口系的一部分w

接下来的一个系列都可以理解为我自己在官设出来之前拼命地往我“理想中的耀哥”身上加设定()

评论(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