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吧唧 吃下心脏

这些天像嗑/药一样迷上了蒸汽波……

远远近近。隐隐约约。假假真真。
神经随着电波颤抖。
黑夜如某种没有实体的物质,被明快的刀片成断层。
它自我们面前的天空降临,如黑鸟般振翅,显露出清晰的轮廓。

“是的,至少现在做你自己。”
每个夜晚来临之际,我都如此自言自语。可无一例外的,这句没有重量的话语总是踉踉跄跄地上升一段距离,接着重重地砸在了我的天灵盖上。

评论(9)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