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


关键词:耀哥 也青 太陀太 九条天激推
辣鸡透明写手 超杂食爱鸽人士
今天也爱着陀总——

溺海

狛枝单人向

是 @同月同日 之前点的www

原作背景 时间线在游戏第四章前

——————————————————————

狛枝凪斗无意识地拨动着柏青哥的金属摇杆——它冰凉光滑、像是剑鱼的细喙被剥去了表皮而露出分明的骨殖,深深地刺在金钱与赌徒的遗骸之上。

“咯吱咯吱”——机器内部的齿轮震起了一阵久未使用而沉积的锈尘,飘飘洒洒地在斜映进空间的日光中组成光怪陆离的字母,他努力地去辨识它们。可留给狛枝凪斗的时间太短,由曾经的欲望粉碎而成的埃土因为没有翅膀,重重地坠落在地,在耳边发出杳然轰鸣。

他清晨就听到了异常清晰的海潮声,海水的咸香缭绕在海岛上空阴魂不散,愈发浓郁。潮骚的气味被不知名的手一点点打压进自己栖身的小木屋里,实在是无法忍受,只得来到离海岸更远一些的餐厅避难。可也正因为如此,那些灰尘发出的轰然巨响就像是水落入水中一般,一切恰到好处,在霎时变得悄无声息。

印着黑白熊那恶趣味头像的金币源源不断地从机器底座上那小小的孔里奔涌出来,淹过了狛枝凪斗的鞋尖,洒落在地上、兴奋地叫嚷着、此起彼伏地发出咯咯的渗人笑声。一波又一波的杂音急速地通过密集的电路,断断续续,可最终提前设置好的语音通过柏青哥的扬声器不甚明晰地传出:“Congratulations.‘’

海潮拍岸,黑白熊用甜蜜嗓音说,可喜可贺,可喜可贺。这一切的一切都让狛枝凪斗心烦意乱。

他低头,看向机器显示屏旁的暴露女郎,丰乳肥臀,面容姣好。她是天使与魔鬼的化身,既能帮助幸运的人上天堂,又能引领不幸的人下地狱——他仿佛看见了黑白熊坐在泛着古铜色的机器边缘若有所思,发出唔噗噗噗的嘲讽笑声。

我说,狛枝君,到最后还不是我,这只黑白熊给你提供了希望与绝望一决胜负的舞台。

狛枝凪斗扬出不明所以的笑容摇摇头。如果那只熊就在那里,他可能会难得地放弃头脑而使用暴力,如果袭击校长的罪责轻一些,他可能还会补上一脚。而如是在平常,狛枝凪斗甚至会做出一副令他自己也隐隐作呕的感激表情,一副无所谓的摊开手,用狂气的表情道出自己所理想着的【绝对的希望】。

即使成为垫脚石也没有关系,他可以选择壮士扼腕破釜沉舟般地步入海中,感受着灿烂千阳下依旧刺骨的海水,感受着血液被浓盐水渐渐稀释的无力。狛枝凪斗那苍白的脸在日光的灼烧下逐渐透明,失去形迹,下半身却泡在永恒的有着虚假蓝色的液体中,逐渐下沉,血液顺着小腿飘散入海,漾出淡淡的红云。清浊已分,他的身体轻柔地、不易察觉地被撕裂成了两半,像许许多多天才一般,在即将死去时将自己分明地分成两部分,变得如普通人一般善中参恶,一半得以升天,另一半不得不溺海。

狛枝凪斗想到这里,拾起脚旁几枚还明白无误地干燥着的金币(幸好,他不易察觉地叹了一口气),将它们放在手中把玩,紧接着抛了起来。

都是正面。他用命令的语气指示心中的命运三女神——克罗索沉稳地纺织起属于未来的线,拉克西斯和阿特波罗斯在一旁好整以暇的看着,手中耀武扬威地持着明晃晃的锋利剪刀,似乎在出其不意的时刻就要将那根颤巍巍的细线果断地一分为二。

金属敲击金属的清脆声响,带着流苏般的金色,在仅有几人的空间里来回震动。黑白熊金币扬起千篇一律的轻蔑笑容,摇摇摆摆地在地面上躺平,尘埃落定。显而易见,它们都乐于以正面示人——这绝不是命运的玩笑。

一旁的七海千秋嘴中还含着棒棒糖,注意到响动,投出好奇的视线;忙着和索尼娅调情的左右田撇着嘴轻浮地吹了声口哨。狛枝凪斗不以为然,却摆出无害和歉意的微笑。

——明澈的湛蓝海水已经没过了餐厅的一层白色大理石石阶。当狛枝凪斗走出白色建筑时,皮鞋已经完全地浸泡在一波波漾开的水里,变得透明,像是流体制的玻璃鱼缸,隐约地可以看见斑斓的色彩层层叠叠。他心中怀着隐秘而习以为常的喜悦:对自己幸运的无条件坚信,继而顺理成章的脱下脚上的鞋,用手拎起而使水得以倾泻下来,在一片微热的黄灿灿的光明下,折射出美丽的彩虹。

美丽。他无声赞叹。

在这样充满希望的日子里,尝试着为其献身倒也不坏。

面前的白瓷壁泳池已经沉于蔚蓝的海平面以下,光滑的台阶在水波漾漾中化成一群群皆若空游无所依的白色鱼儿,欢快地甩起尾来,与海水倒映着的天空相得益彰,成为那游弋的云朵的其中一员。狛枝凪斗将鞋轻轻地置于仍未被淹没的素色遮阳伞吧台上,脱下外套,一步步地踩着鱼儿们光滑的脊背,滑向泳池的中央。

蓝色漫过他骨节分明的胸口,抚上他的白净面颊,溢上他的头顶。狛枝凪斗张开嘴欲言又止,一连串气泡从他的喉咙中逃逸,振翅欲飞。被稀释了的夏光线无遮拦地穿过他纤细的身体,渗入他的骨骼,于是他的身下就溢出了深沉的黑——那是被日光所排挤出的晦暗物质,它曾一度代替了温热奔涌着的红色江河,贯穿在少年的身体里,躲在他伪装着的和善眼神后。

于是狛枝凪斗逐渐变得透明,与海色浑然一体。可他的身体并没有因此变得更轻盈,反而越发沉重,像是在外太空的不知名星球上,被不可抗的地心引力狠狠地扯向遥远的深处。他不是伊卡洛斯,向着引诱人心的蓝色穹顶不懈追求,而是正好相反,在天空之镜的正对面向着绝对的黑暗身不由己地进发。

呼吸,冷静怡人。狛枝凪斗此刻安定地像是巨大冰山分崩离析后留下的遗物,随遇而安的前赴“死”这个尚不真切的概念。他早已超脱了泳池的小小范围,而坠向无形的希望边界。他明白的,这大海是一切生命的起源之地,这大海的的蓝色一样是希望的象征,他只不过换了一种形式为自己的理想献身——幸运的持有者以死奠基,会换来世界怎样的劫后余生,应是永垂不朽的佳话了。

在下坠的旅途中,狛枝凪斗用手抚摸过巨大的鲸类骨架,穿梭于形形色色的海洋物种之间,它们和蓝色穹顶中飞翔的生物都同样美丽,同样让人惊奇。他的嘴角上扬出可能令他自己都惊奇的弧度,脑中闪闪烁烁的都是五彩缤纷的明媚光点——如他在贾巴沃克岛所度过的每一个完美夏日之幻景。

他闭上眼,等待着一切的终焉。

——————————————————

狛枝凪斗睁开眼,面前是自己白净的有些过头的床铺,一尘不染的房间。

没有潮骚,心中汹涌着的殉道情绪和无限制地漫上岸来的蓝色海水一道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揉了揉自己白色海藻般散开来的白发,却发现从中摸出了一条还裹着水的白色鱼儿。

狛枝凪斗明白,一切的一切不过是这座有着永恒夏日与永恒之海的绝望之岛,让自己所做的一次满溢着希望的梦遗。

【end】

P.S.熬了一夜……在凌晨三点的时候灵感突来,一个激灵坐起来打字,越打越精神。

评论(9)
热度(7)
© 偏执oc@蓄力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