揺れる銀河 君はスマイル

我爱你,再见。

我向来是不相信爱情的,怎样的也好。

爱情是漂浮在半空中的轻盈气泡,总也漾着彩虹的光影。倒映其中的世界永生不死,永葆青春。

于是爱情也变成可歌可泣的美事一参——“你看啊,相爱之人,灵魂不灭。”

那是虚幻梦境,是易碎制品,请轻拿轻放。

在世界尽头,一切终焉之时——我坐在那宇宙之终的餐馆里,用银质的小叉戳起一块煎的刚刚好的小牛肉,它外酥里嫩,鲜美多汁。

亿万年一次的西洋景再一次上演,星球的连锁爆炸像是宇宙到了最后的花期。五光十色的尘雾,无法估量的未知物质被黑色的巨大漩涡滚滚地抛出,涌成了无法逆转的叹息河;旋臂星系双手扭曲缠绕,妖异的索伦之眼压缩坍塌凝结成微小的黑核,脉冲星还在燃烧着生命向外发射无意义的信号,却不知别的星球已先它一步消失在宇宙的另一边。

最后的最后是supernova——在真空与光年外绽放的它们,总能清晰地在我的耳膜旁发出杳然巨响。像是记录着从古至今生命进化的某一块丰碑倒塌,更像是某些活物称为【爱情】的支离破碎,留下一地吉光片羽,摧枯拉朽。

怡人的冷气让人头脑清醒,我放下刀叉,听着它们在桌面上发出清脆而短促的声响,荡荡地来回敲打着心脏。

面前的女伴姿态优雅,右手托腮,笑着问我:“你的心里可有什么逝去不再回的事物?”

空气中弥漫着覆盆子酒般棕色而忧伤的雅致氛围。我毫不掩饰地看着她敞露的胸口,话语中流露出的点点情丝,嘴中慢慢地涌上了草莓慕斯的甜软口感。

我不掩饰对于欲望的随遇而安:“没有。”

可她似乎对我这个答案颇不满意,蹙起了弯弯的细眉:“可我爱你呀。”

“我也爱你呀。”

当我欣赏完一场浩大的流星雨转过头来,面前坐着的早已不是她,而是她的他,或者说我的他。

他和我一样,正从一场浩大的梦境中醒来。

梦里描绘的场景,正是所谓的爱情的消亡。

霎时,我有些失落。我还没有和她告别。

评论(4)
热度(4)
© occc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