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吧唧 吃下心脏

他是……

书写在素净纸张上纤细至极的扭曲线条

稀释在冷冽北风中的铅色光晕

在千万块北冰洋的碎冰下 折射出的水波集中于一点的阴影 

自深沉的黑中生长出的——无慈悲者,亦或是圣人。

他洞察到的是【无辜】这一自我意识的无端清醒与【罪恶】的兀自沉睡。

于是你可以看到,被他所凝视过的虚空不知何时涓涓地滴笃着(像是古老座钟的摆锤般的声响)无明的粘稠黑暗。他立于世界在伐骨洗髓后而缓慢潺涣着的暗色流波上,无声无息地凝视着自己透明而纯澈的倒影。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