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吧唧 吃下心脏

时间与语言的欠片

写给迅先生和我自己.part.1

(bg(l?)上脑 是假想中的相处故事……)

口腔中的炸米饼不堪重负,他的脸庞因咀嚼而扭曲出鼓胀的形状。下颚上颚一次咬合,清脆的声响自白齿间溢出。我的神经如被剧烈扯动着的弦、伴着那膨化食物支离破碎的声音断裂成烟灰色的影子,蛛丝般在脑海中漂游。

三门市是通达过去与未来的时间长廊——我听到自己这么说,嗫嚅着嘴唇,颤抖的温热空气在舌尖和喉头打滑。玉狛支部的顶楼,黑暗的宵风自身后倒戈向夜空里去,一切棱廓分明,嗡嗡震动。手中紧握着茶杯,茶水仍氤氲着热气,那香氛与我们所处周身中隐隐约约裹带着的冷意中和,氧化。

迅扭头看向我,笑了,对我的话语表示赞同——是的是的,鼓着半边脸嘟囔着,向嘴中不停歇地投放着炸米饼,他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我对三门市再熟悉不过了。

……话是这么说,天天吃米饼真的不会觉得渴吗……?我发出了一直以来保有的疑问。

因为是实力派精英嘛。我们笑了,不约而同。

你的伴随效应已经预见到我会这么说了?显而易见的,我提出这显而易见的问题。

是。他老实的承认了。在你之前,有很多人问过相同的问题。

你的回答是?

一样的,因为我的伴随效应会预见到口渴的情况,所以无需担心。

喝水的欲望可以通过预见而得到缓解吗?

不可以哟。或许是所谓的演习——反复经历过的事件就会变得习以为常,进而提高相应的耐性。

那对你来说——我尝试着酝酿语言——齿轮的运转,时间的流逝,世界的不断前进,对你而言不过是一次毫无乐趣的战旗推演却必须算至终局,一场早已知晓结局的电影却必须等待同观者的散场。自然的身体机能衰老比起周遭世界没入黄泉的速度不知快了多少,终有一天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会得知自己的死期。因此,一切的欲望与心念变得微不足道。

你是如何生活至现在的呢?你是如何微笑着生活至现在的呢?

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啦,他无所谓的摆摆手。你要是明白这点就好。正如你所说,三门市不过是座时间长廊。入侵与反入侵的戏码日日上演,边境中的每位成员、所有市民甚至于来自外世界的侵略者,不过是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履行角色的义务。一切日常反复颠倒,站在今日的这里,我看见过去自己的影子,影子里隐藏着完全不同的心绪。不仅如此,这座城市的任何一个角落,我都曾行走过,触摸过,在高处俯瞰过,仅仅借着微弱的来自过去的声音与支离破碎的心绪便可以完整地拼凑出人生的轨迹,属于我的。

我想象着迅先生在三门市上空每一次掠过的冷漠眼神,咽下的每一片炸米饼伴着喉结向下蠕动,说过的每一句俏皮腔和调戏过的每一位无辜女性。这座长廊会有终点,历史会有终结,我无法想象那一天的到来。

我支支吾吾,迅先生拍了拍我的头进而打散了还未出现便已消失的阴云。

会有那一天的,他笑着对我说。

于是我哭着对他说,不希望看到那一天呀。

然后我把手伸进他的炸米饼袋里,掏出几块嚼的震天响,露出一个和他相似的笑容。

评论(4)
热度(2)
  1. 偏执oc@kakkouii list积累中偏执oc@kakkouii list积累中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aranoid oc
    羞耻…………… 我真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