揺れる銀河 君はスマイル

【也青】暗恋桃花源

  • 拖了半年的党费 8k+

  • 快乐学院pa 年龄操作有 一见钟情狗血梗 暗恋双箭头 

  • 按照一年三学期制设定 三月开学(要不然怎么和桃花扯上关系呢略略略)

 


扑通一声,篮球砸向球场边缘的绿色铁网,继而反弹,滚落在地。业已西沉的澄黄夕阳,自天际线那方蔓延而来的红霞粉晕,其间游离的云,一切融合在一起,有澄光自穹顶落下。

就连本该发声于橡胶与水泥间的利落响动,也似乎钝化了一般,飘飘渺渺地散去了行迹,成为了某种无名心绪。像是应和这柔和的时光一隅,有粉色花瓣飘来,散入青春的风里。 结束练习,诸葛青以轻松的模样,离开仅仅弥漫着一人温热的篮球场,他走向通往教室的熟悉小径。 

几天后,年级的篮球对抗赛就要正式开幕,各班摩拳擦掌意欲一比高低——尤其像A班这样运动人才济济的夺冠热门,班队成员们更是日日加练好不积极。可唯独这天,除青以外的众位都有要事缠身,只得提前跑路,留下他一人在方格般的篮球场上热身、投篮、与假想敌做着无休止的周旋。转身、过人、脚步敏捷,双手举起——诸葛青低下眼眸,等待着熟悉的响动和落地的球影。

在等待落地音的短暂数秒内,诸葛青的思绪随着球急速下落——这样孤独的练习,并不是初见。可说到底,自己为什么选择篮球呢?

 

因为他的一句话?

——你打篮球的样子,会让很多人迷上的。王也曾经如此这般,笑着拍他的肩膀。

你不一起来参加吗?诸葛青试着颠了颠球,发出邀请。

不了,看着你我就会失去挑战的信心的。

 

球随后落地,没有继续浮空,没有留下任何念想的余地。它无休止地砸出弹动的声响,和天外的太阳一起,发出杳然轰鸣。于是诸葛青的心里也有着什么,缓缓地跟着周遭的世界一起浸入深黑无明的夜之海中去了。

汗水随着脚步,从额头一滴两滴向下渗。白色的衬衫湿着紧贴在腰背上,使青无法畅快地行动。他没有犹豫,暂歇身影,右手由上至下飞快地解开纽扣。他没有意识到所处之地的规定,只是单纯的,顺从着自己脑中瞬时闪过的念想而行动,这是仅属于一瞬间的出格。没有如往日般跟随着他的女孩们发出漾着粉红色气泡的娇羞话语,没有男孩们亲切地走上前来勾肩搭背,只有他一人,郁郁独行,走在明明千百回踏过、此刻却不知前方如何的道路上。

 

早晨那一刻霎时从内心深处冒出的出格心念,使他像是走在云端,摇摇欲坠的脱离感和隐秘的热望交织反复。今天的诸葛青,血液中汹涌着的是难以横绝的江河,一切曾经的美好回忆化身为魔障,驱使着他千万遍道出内心的隐秘情感。在此中,热汗凝成冷露,而专心运动后的肌肉酸痛反倒带来【自己任然保持着镇定和有序】的安心感。

强压妄念,快步通过风吹息不止的甬道。那其上,有着千千万万闪亮地燃烧着的红尘——校园内栽种着成林的桃花树,每至花期,便灼灼地烧得热烈。花朵不贪恋少年的美好容颜,心只向用情之人往矣。避着压落肩头的粉瓣,眯起被漫天粉红刺痛的眼,诸葛青不经意间抬头——花咲道的尽处,有个熟悉身影在一片朦胧中,看不真切


————————————————————

 

同桌的王也总是自嘲坐在万人迷小白脸诸葛青的身边择偶压力巨大,再好的人搁他边上也变成了歪瓜裂枣的样儿。听闻此言,诸葛青只是弯起嘴角,纵使喉咙中有千万种他自己也不明白来处的话语在挣扎扑腾,振翅欲飞。他只能拽住话语的尾,闭口不言,给出波澜不惊的笑容。被周围人半认真半戏谑的话语调笑着版本各式的love story,诸葛青总一笑了之。谈笑毕竟只是谈笑,只有他清楚,自己对于恋爱的初见就来自身边的王也,尽管那位总以一副飘然似云的姿态行踏于世。

他本以为世间一切都如自己所认知的那般,兄弟一生一起走,有情人会终成眷属。他谨慎地用言语和行动旁敲侧击,可没想到王也秉持着不可言不可说的精神,一副波澜不惊云淡风轻的模样,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凡是聊起恋爱相关话题,大家集火到王也身上后是什么也问不出,对话常诸如此般:

“有喜欢的类型不?”

“……还真没有。”

 

这一聊就把天说死了,大家只得偃旗息鼓。

这种看似坚持革命,绝不为爱情劳神的态度每每让诸葛青暗松一口气。但他扭头看向王也,发现那清秀的五官却不像话语那般铿锵坚定,反倒变幻出一些细微的调子,让人捉摸不透。偶有几次,两人目光相遇,四目相对,没有光年般的遥远距离,却也没有火花,没有某种泛滥的情感。此刻,王也会扭过头去,脸庞的棱角柔和一瞬,安定的闭眼,弯起嘴角、脸庞烁光,似乎冥冥中有克制不住的欢喜。诸葛青见此景会眯起眼笑,他不知自己为何笑,只是看着王也笑,他也笑了——他从王也的笑中揣测出的某种清欢,带给自己喜忧参半的无奈笑意。诸葛青希望,王也是为他笑的。可他知道,这些偏执的妄念不过是短暂拂过心头的暗影,是错误的。

 

诸葛青一直这样压抑着自己,可今晨的一切让他慌了阵脚。

 

 

今晨,一封粉红色的书笺赫然出现在了王也的书桌抽屉中,端端正正明明敞敞地摆在正中央,纸角平整光滑,一看就是出自少女之手。

王也刚刚落座,拉开抽屉,身体一个激灵就像被施了定身法,半晌没说出话来。诸葛青有些惊讶,挑着眉侧过脸来,看见王也一瞬间严肃的脸。后桌的张楚岚旋即把转着的笔夹在耳上并伸手捣了捣王也——

也哥你咋了,抽屉里难不成是情书啊?

王也没有回身,犹豫了好一会儿,有些僵硬地点点头。

我靠——张楚岚发出惊呼,差点屁股一滑从椅子上跌下,坐在隔壁组的班长张灵玉一个眼刃刷过来,吓得他死死扒住桌角,把剩下的素质二连硬生生咽回喉咙底。

啥子是情书?张楚岚惊恐的面庞前又探出另一张不掺杂质的好奇脸。

宝儿姐啊,这解释起来可就很长啦……张楚岚重回座位,尴尬地挠了挠头。但是我就说我们也哥好吧,终于有姑娘慧眼识金,把你这块宝给挖出来啦!带着一股子欣慰的语气,他欢喜地补充道。

那可不。王也恢复正常神情,笑容斜斜地映在诸葛青眼里。这前后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来了,诸葛青始终一言不发。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该做出怎样的举动才能掩饰自己的不寻常。对于情书和怀春少女,他可谓是见多识广,可从其中,却从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触动­——隐去了对她们的心意永不会回应的自己的愧疚,对她们怅然若失或笑着或哭着转身离去的同情,除此以外,似乎什么也没有了。

 

诸葛青垂下头,刘海遮住眼睛,心中一片乱麻。他想做些什么,想直接拉过王也对他大声说我喜欢你;他想追去约会现场坏人家好事;还想就这样坐着,任由内心的波纹连续地漾开,任由自己沉入海底。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想。

但他最终选择扭过头去,短暂地定下心去看看情书的具体内容­——王也用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轻轻按住纸笺的一角,那里画着朵朵桃花开。他以沉稳和柔和的眼神上下扫视着不过数字的信笺,轻声念道:黄昏公子来否?吾定立尽梧桐影。

 

梧桐树?就是桃花林边的那一棵吧……听说咱们学校不少对都是在那成的。张楚岚很是积极地提供情报。

啧,这文采,这可真是个好姑娘啊——诸葛青听着王也的小声嘀咕无动于衷,他只是期待下文——

可惜不适合我。别让我耽误了人家。

 

 

期待中的话语出现了,可心中的不良情绪没有一丝一毫的减退。诸葛青拍了拍右手托腮伏在桌上若有所思的王也肩膀,似是鼓励似是安慰,可他怎么也说不出“你去吧”或者“你别去”这种烂俗、煽情又带着决定语气的话。他并不怀疑,却又满心疑问。他想问问王也如此果断拒绝的原因,想问问怎样的人才会让他心动。

诸葛青一时不知看向哪里好,眼神飘忽地下移,定格在王也左手戴着的银色机械表上。机械表盘的蓝宝石镜面透明无暇,反射出佩戴者的俊气侧脸——长长睫毛撒下的阴影,阳光在他面庞上勾勒出和谐的影。还有那似带笑意说出的话语,同窗外的碧空里飘过的那粉色花瓣一齐飘飘洒洒地显出其蕴含着的的真诚心情。

 

低头望去,在石阶路上勾肩搭背谈笑风生着走过的低年级生们三五成群。依旧是桃花四散的粉艳场景,却意外的勾人追忆。

好似千万世界,上下光年,四眼相对星辰汇聚的一刻,总有桃花灼灼。

 

 ————————————————————————


诸葛青入学的第一天,桃花开的正好——浓情蜜意的艳影在视网膜上染出一片粉蒸云蔚。吹面不寒的和风自远方而来,淡淡的甜蜜香气裹挟其中,随后又向远方而去,好似滚滚红尘无止息地向前追,掠过他的头顶,擦过他的身畔。

偶有一朵花少不经事,贪恋这少年的青春样貌而降落在诸葛青的肩头,被他所着的轻薄白衬衫之布料映衬的别样娇羞。他自是感知到肩膀上微不可查的重量,低头浅笑——略去多余的动作,似是对她轻声细语,飞吧,良辰美景仍待赏——于是那花儿便从了,扶摇入空。

可这飘飘渺渺的花咲道,究竟何时才有尽头?误入桃花源的渔人假舟楫穷其林,面前出现的是仿佛若有光的山间罅隙;而我穿过无边的红尘道,究竟又会有何种邂逅呢?

 

周边的同龄人们头顶冒出一串串颜色明快的气泡,他们用轻松的语气描述对未来的憧憬,对爱情的欲拒还迎。还有一些成双成对的高年级生们牵着手漫步花下,你侬我侬的模样看得单身的孩子们顿生羡意。诸葛青凭着眼角的余光,无意间瞥到一双情侣在桃花树下拥抱,浑身散发出的单纯快乐让他多少感到有些惊奇……或者说,无法想象。家中的弟弟有些早熟,不止一次地追问哥哥的理想型,可他的回答总是暧昧不清。 

对诸葛青而言,目前还没有任何一个人入了他的眼。但凡是入他眼的,在初见后必定念念不忘,成为某种不可言说但时常回味、不可缺少的影子在心头久久不散。

少年不知恋滋味,自待桃花来。


 

就在身形凝滞的几秒间,肩膀被人轻轻地拍了几下。回头,是一头青丝被随意地扎成发髻的少年。眼神清澈,嘴角上翘,向诸葛青伸出手来。

 在对方的黑眸中,他看到了真切的自己。发丝翕动,眉眼清秀,穿着的白色衬衫的衣角像是白鸟的翅在轻微扇动。他听见脑中嗡嗡,似有人在远处的旷场上高声说话;似有嬉笑着的花瓣飘过,一遍遍告知“漫长等待后的邂逅就是现在”。他一遍遍地想到,尽管今日的桃花,触手可及的校园在未来只会变成一场青春里的桨声丽影,可唯有此人让他牵挂。

 

诸葛青没有犹豫,向逆着光的少年伸出手去——却没想到被对方一把握住了手,被另一只手亲密地揽住了肩。单薄的肩头相触,分明的骨节透过轻薄的的布料碰撞在一起,有些生硬的疼。但一切的不适都被这太过熟稔的初见软化。

黑发青年虽然有着自来熟的举动和亲切的形象,但诸葛青却察觉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并不是说这位朋友不够真诚,而是他的真诚与直爽来自于某种更为老练,更为本能的品性,甚至是理性的判断。简直就像是,刚刚入世的求道者一般,为了探求人性之外的真实,为了寻求感性上的真实而来到这里。

但这就是最吸引青之处。他绝不是什么对感情抱有幻想的天真少年,他以自己独特严格的标准,审查着身边之人。这样怀着赤子之心却不失于生存之道的人,最是触动心弦。

诶,您长得真是挺俊的。刚刚不少姑娘的眼神可都在您身上打转呢——两人这样肩并着肩走了一截,直到通路尽头,黑发青年将将开口。

谢谢。我是A班的诸葛青,不知您……?

巧了,我也在A班。王也。以后多多指教啊。

 

似乎是理所当然一般,两人由同班变成了同桌。

 

桃花花期不长,半月便已散尽,留下满地花尸,无人拾缀。新生们也无暇顾及,他们在社团招新和大小的考试中忙不迭地收拾着自己的悲喜心情,小心翼翼地等待着一切的结果。

 自然,有因应付条条框框而身心俱疲的学生,自然也有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特别人。王也算一个,诸葛青算一个。

他们俩天性都不爱出风头,可是金子到哪都得发光。王也虽然总是一副我自岿然不动如泰山的懒散平静模样,却意外地在课业方面水准极高。似乎得了老庄真传,从说文写字到做人处事总从容不迫,于风起云涌间弄潮,却手把红旗旗不湿。诸葛青则是生得一副俊俏模样男女通杀,标志性的一袭白衫和背带裤,受师命又总频繁出没于办公室教室间。成绩优异外表堂堂,不知成了多少姑娘的梦中情人。尽管如此,这两人又不摆架子,风评颇好,很快就和同班男孩子们称兄道弟打成一片。


社团招新的结果下发,王也是为了清闲自在而没有填报,而诸葛青则从了王也选择了篮球部,顺利进入——这篮球部向来人气旺盛。篮球本就是展现肌肉汗水青春活力的运动,玩它的又是一群酷哥,各款各型任君挑选好不快活。在几场班级间的的小小热身赛后,诸葛青的名字更是传遍学校上下,更有甚者私自拍摄了他的写真在女生间奉为珍宝秘密流传。于是,有大胆的姑娘便开始明送秋波,半路拦人或者悄送情书。于是每每看到诸葛青苦笑着从抽屉里提溜出花花绿绿还散发着香气的一打信封,王也总回以同样的无奈神情。

炎天的暑气来势汹汹,流汗的速度更甚以往。为了即将到来的几场比赛,诸葛青加紧练习,一下课便常常不见踪迹。余光掠过青和同伴们轻快离开教室的身影,王也低垂的脸上总泛出一阵轻微的涟漪,眉峰攒聚又释然。他本以为自己的情绪隐藏的足够到位,可向来最能觉着事的冯宝宝一日突然按住了王也的肩膀:你,最近的样子有点不对头撒。

是吗?王也耸耸肩,露出一如既往的轻松笑意——

可能是夏天要来了吧。他笑着说。

 

不管怎样,当阳光真真地刺过深蓝色的窗帘烧进室内时,夏天是真的来了。女生们梳起发辫穿起短裙,男生们浑身散发出咸咸的汗骚。上课时分大家都燥热难耐,想方设法的伸腿瞪眼,因此常常发生肢体相撞事故。头顶的风扇吱吱呀呀地狂转,可温度并没有因此下降多少。窗外蝉声如雨,窗内心思如云。王也和诸葛青也不例外,常常是一眨眼一愣神的工夫,两人的手臂或膝盖有了零距离的接触。肌肤上渗出的汗珠在对方皮肤上摩擦一瞬,触电般的酸软感就直从脚底窜上天灵盖了。即使这般,他们俩也没有试图把双方间的距离拉开一毫。

 

这么一天,诸葛青参加部活归来身心俱疲,几日来的肌肉酸痛和四肢涌来的热量汇聚于头顶,不由得使他昏昏欲睡。他保持着往日优雅的仪态坐下,王也瞥过来一眼——怎么热成这样。啧,你们篮球部真是不通人情。这么说着,他却忙不迭地送上冰水——喏,刚刚有小姑娘托我给你递的。

由于困乏,诸葛青点点头算是感谢,一低头发现瓶盖已被拧开,笑意渐深。

 

正喝着,他没有注意王也表情有些平静的不真实,盯着自己上下蠕动的喉结不挪窝。当然,他也来不及注意这些。放松的一瞬间,劳累不安,一切的一切铺天盖地把诸葛青卷了进去。

他放下瓶子,便双眼一阖,身子一斜,倚在了王也身上。

若换作以往,王也肯定笑着把诸葛青推起来,还想占我便宜?这么个大热天还挤在一起,真是……

可这一次,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平静的,任由身边人靠上来。比任何时刻都要真实的温度在彼此肌肤间打滑,和内心的妄念同样炙热的气体喘息于那梦中人的鼻腔之中、温温热热地攀上王也的脖颈。他的脸庞一刹那的失真,嗫嚅着,似乎说了些什么。是告诫自己不可动心,还是安慰自己无需紧张,自是不得而知了。

发丝粘在散着红晕的颊上,衣料被汗水浸透紧紧相依,心脏焦躁快要跳出胸膛。王也伸手拨开了诸葛青的发丝、将它们拢至耳后。看着肩上少年温润如玉的脸庞,看着纤长的睫毛上下地颤动,看到往日里总散发着迷人微笑的双唇紧闭,听着他的平和呼吸,王也苦笑,长叹出声。


 

 

夏日短暂,通透炽烈的阳光和蔚蓝穹顶被凉爽起来的空气稀释而温和。暑后的立秋,练习完篮球的诸葛青回到教室收拾书包,却发现桌上散落着若干个青桃,似乎是刚刚从树上摘下,还散发着水气。他疑惑,向着那窗外一探——不远处的桃树下,熟悉的身影倚在树干上,大口大口地啃着刚摘下的果。像是注意到他的目光,那人伸出右臂挥了挥,手里还攥着个桃子。

诸葛青也不犹豫,拿起一个顾不得洗,咬上一口,毛茸茸的桃皮内包裹着多汁的果肉,清甜中带着几丝酸意。他品着,怎么想怎么觉着是自己这半年来和王也相处之经历的味道,随即又责怪自己多心而摇了摇头。

 

不过,谢谢你的桃子。

他在给王也的短信里写下。他们间的信息交流本仅限于学习和生活中的各种必要安排,偶尔调笑几句点到为止。但这一次,不知是桃子亦或是谁给的勇气,诸葛青开始涉足入王也的生活里去。关于桃,桃花,那一晚他们聊了很多——聊着聊着就到了桃花运上。

 

手机上光芒闪动,是消息提示——

也:你是真的很受欢迎啊。说说看,有没有什么心动女孩:)

 

诸葛青一时不知怎么回答才好。他端坐起身来,关于爱情观,早已打成通篇的腹稿此时却再一次在内心中反复斟酌,在理智与感性的天平上来回荡漾。向来极善交际的他手中握着的冰冷的金属块光灭,诸葛青在漆黑的屏幕上,只看到自己似乎从未见过的,那有些茫然的脸在一片暗沉的水波中漾开。

他再次进入发送界面,输入文字,删删改改,最后只剩下这些——

我有心上人了,可对方不喜欢我:(

随之而来的是一口叹息,诸葛青松开手机,侧仰在床上。这并不是他想说的,并不是他想写的。如果未确认过便表达真意,受伤的究竟会是谁呢?

可殊不知,对方在看到这一条后也毫无自意识地沉下了脸。在键盘上敲敲打打,思索着整出一些足够安慰人的话来。可王也发现他不能,他无法将陈述真心的诸葛青推向某人的怀抱。因为无论怎样在无数个夜晚辗转难眠,思来想去最适合青的,只有他自己了。



两人自此,开始了线上线下多点联系的相处模式。即使回到家中,一条信息飞过去总会收到对方的回复,有快有慢但绝不误事。

于是扫荡似的恼人秋风,还是呼啸而来的西伯利亚北风也没有吹散任何氤氲着水汽的话语,一切隐秘的情感在电波的两端连续的闪,只因接受信息的是“他”,两人便无所畏惧的说出,仅此而已。

空气由凉爽变得冰冷干燥,很快这世界就变得出气凝雾。往日里橙黄色的明亮阳光穿透云层而变得稀薄、微热,云间的罅隙如峡谷般分明。窗外的树不是常青的种,秃着个顶委委屈屈地立在那里。桃树们都没了声响,似乎等待着春天再临时的盛放。

进入冬天,白日大家全副武装御寒,乐于与同类们相依取暖;而夜晚又总是寒冷与困意夹杂,催命似的把人往温暖的梦乡里赶。于是王也与诸葛青间的隔空对话会常常出现断片的情况——对方突然没了声响,估摸着是着了。恰逢班头提出让他俩互相学习学习、取长补短的建议,为了避免上述那种美其名曰“影响对话效率”的情况发生,诸葛青便提议召开几次电话会议。听着对方的声音,内心交杂着不由自主的紧张与安心感,虽然矛盾,但让人顿生快意。


是王也吗?晚上好。诸葛青拨通电话,小心地试探着。两人的关系终于是到了学习再紧也有时间煲个电话粥发条短信的程度。这若是兄弟情,自是极要好的程度了,可若是友达以上的情感——

对面传来那熟悉的声音,似带笑意。嗯,晚上好啊。

听见这遥遥传来,携着温热的真实话语,诸葛青收敛起自己的一切幻想,全身心地投入当下。自此,两人一边刷着卷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内容上天入地无所不及。偶尔询问问题,他们便一起陷入思考,在深思熟虑后给出各自的答复。


全情投入终是使人疲惫的,不知到了几时,王也的声音越来越轻,回应的速度也逐渐放缓,像是在睡梦边缘强打精神,每一句都带着深重的雪气和倦意。诸葛青当然是注意到了,虽意犹未尽但仍是说出“早点休息”的话语。话音刚落,对面传来两声闷响,紧随其后的是渐趋平稳的呼吸声,伴着心跳起伏。似乎是心满意足,沉进梦的温柔乡了。

他无端地想象着那边的王也是如何听着他的声音而安心,如何平静快意地沉睡,手下动着的笔也一下子轻快起来。这一切也足够让他今晚做个好梦了。

电波的杂音不影响无法言表的情绪间的交流,一切在浅灰色的雪夜里隐没。两台冰冷的金属后是两颗扑通跳动的心,倾听着对方的声音,自己便也满意的、无牵挂的睡去。

晚安。晚安。

诸葛青喃喃。他微笑着看向漆黑的窗外,自己的脸在黑暗中隐现,噙着笑意。他的晚安说给王也听,说给自己听。一切的心绪在此刻飞出喉口,盘旋在他们共同居住的城市上空,和飞鸟相伴着撒下鸣声。

他没有挂断电话,戴上耳机,呼吸与心跳这样踏实而笃定的声响超越空间,将两人紧紧地连在一起,再也不可能分开了。



梦里的他们还未意识到,此晚后不过数月,便再是春天——那引着最初相遇的桃花又要开得灼眼,芬芳日日。

但还要如过去的一年一般只是暗恋,而不能道出真实吗?


——————————————————————


诸葛青强压妄念,快步通过风吹息不止的甬道。那其上,有着千千万万闪亮地燃烧着的红尘——校园内栽种着成林的桃花树,每至花期,便灼灼地烧得热烈。花朵不贪恋少年的美好容颜,心只向用情之人往矣。避着压落肩头的粉瓣,眯起被漫天粉红刺痛的眼,诸葛青不经意间抬头——花咲道的尽处,有个熟悉身影在一片朦胧中,看不真切。

青走近了,走近了。发现那人一头青丝随意地扎成发髻,身着的雪白衬衫在风中翕动,像极了白鸽的翅。那人回过头来,有着熟悉的清秀脸庞,熟悉的清澈黑眸。

他面带笑意,做着唇语:

你有什么话,要告诉我吗?


诸葛青任由压枝头的桃花们悄声细语地嘀咕着不可言,不可说。他不管不顾,继续大跨步走上前去,用尽力气抱住微笑着的王也,在他耳边低语:

我喜欢你。




【end】

 

前两天喊着写不动 最后还是赶着写完了 最初想的是个意识流片段 结果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 哭了 

总而言之是个双向暗恋一年轮回的快乐he故事 把不准王哥和青仔(第一次写……) 很多地方处理的不到位(写的太着急了),生硬的地方以后会继续修改

这辈子头一次一鼓作气地写完一篇接近万字的 暂时缓缓

评论(5)
热度(26)
  1. occccocccc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aranoid oc
    好 我终于写完了 痛哭
© occc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