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吧唧 吃下心脏

【z幻】 大概是一场童话的终结

#写给咔咔爸爸的!! @口卡子 爸爸特别好!!

灵感来源大概是这里的第八张图(你。

戳这里

#架空世界观,大概是箱庭一类。(尽力不ooc了。

#有分家两位好少年的友情客串。

#这里将z统称为紫堂真 (做好了被官方打脸的准备)

#年龄操作有。 

#幻吹的团费。


1.


【似乎只要歌唱,就能看到天空。】

紫堂幻在这片向日葵花海中的无尽时日终于迎来了终结。
离人的背影,尚还年幼的自己哭喊,唤不回的是记忆和温暖。
想用掌心留住温度,却是流沙般慢慢从紧握的手中滑下,流失。


自从那一别之后,已经过了多久呢?
他常常手捧花束,没来由的这样想着。

时间在这里不起效用。
本可以在万物上划下尖利伤痕的它们,在这里只是拂过花海的阵阵微风,稍纵即逝。
破碎的日期、紊乱的心跳却丝毫打不断生命的律动。
沙漏中的沙粒循环往复却不见中止的一天。

从未凋零的向日葵,金色的花瓣沁满灿烂的阳光,满溢着温暖。
一如他的笑。

紫堂幻是被时间之神眷顾的孩子,多年后,脸庞依然是青春的模样。
圆圆的镜框后匿着一双清澈的眸,可以倒映出整个世界——
蔚蓝的穹顶,和煦的从天而降的光芒,摇曳的花海。

隐藏在时间的罅隙之中,不知世事变迁、沧海桑田,但有日升日落、朝花夕拾。



“在保留着的珍视自己之人的回忆中度过寂静美丽的无限时光,难道不是永恒的幸福吗?”

叩问着自己的内心,他却得不到明确的答案。

似乎有什么在蠢蠢欲动,想用欲望来解决一切问题。
而理智在一遍遍的警告:
“永恒便是孤独和无望。”

在间歇性清醒的两种思维中不断挣扎,呼吸断了线。
糟糕透顶。

在花田中不断游荡,绿叶掀起紫堂幻的衣角,盛着明澈阳光的花瓣展露笑颜。
这样的场景中,心底滋生出突如其来莫名的幸福感掩盖了长时却又淡薄的感伤。

曾经与他牵着手走过漫长的岁月,路过那些花儿。
一起唱着歌,躺在褶皱的花海中央。抬头仰望穹顶,想着无数光年外的生命们与自己四目相对,能产生如何无言的心灵碰撞。
摘了满怀的向日葵,递给亲爱的兄长。

银河摇曳,而你微笑。



2.

倒不是毫无准备的转折。
早就明白家族的宿命,这片闪着光辉的世界终究只是后备人才的中转站。着白衣的研究人员对这几位短暂生存于此的家族后代做着详尽的测评,不紧不慢地给予“正式加入家族”的权利。

小时的紫堂幻看着自己的兄长们,带着沉默亦或憧憬离开这里,前往未知的“外部”。
最先是陆,然后是林。
终于,到了真。

每次都是毫无预兆,只是看到他们默默地收拾起行李,漫无目的地混掉最后一天花田的假日——是没有归期的出发。


小小的箱庭每经历一次离别,便更为安静。

安静到呼吸可察,凝着人息的雾气,飘散过纯粹的花海。

—————————————————————


陆笑着揉了揉幻的头发,修长手指从发梢滑落。
“要好好长大啊。”


林丢下两颗他最爱的糖果,头也不回地上了路。


真陪着幻唱完了最后一支歌,在他耳边细语:
“我等着你。”


最后的最后,幻每日一个人荡着腿坐在花海的高处,伸出手触摸太阳与流云。

—————————————————————



一直以为是自己不够强大,没有达到家族的要求所以无法出发。
这样不断否定着自己,开发着大脑的潜能。

有着过目不忘的记忆力,对身边发生的一切都记忆犹新,甚至回想起来越发清晰。
温暖的细节被无限放大,充斥眼眶,溢成泪水从眦边滑下。

留恋而纠结的手指,往常的笑容下隐藏的亲情,或者温柔以待中饱含的不舍。

在最后,和真哥约定好了。
“哭过一次,就要把泪水抛弃。”

因此,在他离开之后,紫堂幻痛痛快快地大哭了一场。
也不知道是为了纪念谁,或许只是缅怀逝去的温暖时光。
一边跑一边大声呐喊,像是要发泄出心里的所有苦闷。毕竟对于他来说,不是应该承受过多离别的年纪。

累了就倒在土壤上,想象着阳光将自己的水分蒸干,就再也哭不出声。
擦干眼角的泪痕,从此做全新的自己,等待着应召的那一天。



3.


防止忘记时间,紫堂幻用纸笔记录下每一天的日程。
乏善可陈的日常消磨了他的耐心,家族的通讯也迟迟不来——或者说,那台黑漆漆的机器自真离开以后就停止了一切响动,彻底成为一块废铁。

按耐不住内心的冲动,他收拾了几样必备品便准备出发,寻找这个世界的出口。
这一天,距离真的离开过去了五年零三个月。
十五岁了。

这是足够独自踏上未知旅程的年纪。


4.


走出最初的那一片花海,翻过绿油油的小山丘,还是绵延不尽的花的海洋。品种从向日葵到郁金香不一而足,却是郁郁葱葱。

变幻的风景,不变的心绪。

让我离开。
伴着足踏音,幻小声地自言自语。

不知怎的,明明是艰苦的跋涉,却毫无退缩之意。
脑中除了前进之外容不下其他任何的杂念。

目标既然是边境线,留给世界的就只能是背影。
回望来时的路,视线被硬生生地阻挡,看不到尽头,只有矮小的野花安静地烧到天边。

有时蹲下身来凑近前凝视着花瓣上的晶莹露珠,其上映出的是这个美丽世界,还有幻微笑着的脸。
吹口气,水珠破碎溅上镜片,他的眼前便升腾起一片雾霭,只能用衣袖擦一擦了事。

便是这样的自娱自乐和心中想要见到真的坚定期待,以及对自己实力的些许自信,支撑起了紫堂幻的整个旅途。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自从踏出与兄长们生活的那片土地开始,世界的崩坏开始显现。
夜晚露宿在草地上时,他感受到阴暗的风吹刮,似乎是吹自来时的方向。
这座罅隙正在以摧枯拉朽之势落入正常流逝的时光长河之中,缓缓地倾斜着。
仿佛是一段童话最后的终结。


幻不由得加快了行进的速度,背着包疾走着经过大片原野,对扑面而来的香气和一路繁花不予注目。

近了,近了。
就在眼前。


5.


一周后,他看到了真正意义上时空的边界。
与想象中的完全不同,是无形的划疆为地。

依旧是郁郁葱葱、繁盛的花草,却在绵延几十米后消失在虚空中。
那是不透明的屏障,看不到外界,徒给人增加一份紧张和无助。

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


我可以生存下去么?


接踵而来的疑问,比想象中更加令人动摇。它们如同喧闹的鸦群,在紫堂幻小小的心中飞舞鸣叫。

一场一周的说走就走的独自旅行耗费了他太多的心力和精力,已经承受不了更大的震动。更何况,也没有路可以回首。

空间的崩坏愈演愈烈,目光可及之处有了黑暗,完全的黑暗。
一路上就是和这种不知名的恐惧做着赛跑。



没有时间犹豫。

紫堂幻习惯性地扶了扶眼镜,闭上眼睛。
靠着回忆的温暖,和即将创造新的美好时光的决意,心中做下了决断。

“我要让家族里的各位明白,我也想站在同样的高度,站在外面的世界——和曾经陪伴我的他们一起。”
不知默念了几遍如上的言语,似乎是有了底气。


最后的最后,他弯下腰,摘了一捧金色的小花——流溢着太阳的光辉。
【这便是久别重逢的礼物。】


毫无迷惘地伸出手触碰那无形的屏障,本以为指尖会感到彻骨的凉意,却是带着暖意的温度。
柔软,似乎是手掌。
骨节修长,白皙的手指触到了自己渗着丝丝汗珠而冰凉的皮肤。


是他吧。
轻轻地拉动手肘,眼前跃出了熟悉的人影——
是紫堂真。

是自己心心念念想要再一次相遇的人。



对这久别重逢后的相见,两方均是无言。
下意识地递出手中的一捧花儿,望向真的眼眸。
那里映出的是自己,是未曾变过的柔和色彩。

嘴角上翘,上翘。
扑向他,得到的是依旧亲密无间的怀抱。
将脸颊贴在哥哥的胸膛上,聆听着对方强有力的心跳。
自己的温度通过衣料,却真实地传达给了对方。

微笑重叠。



【“等你很久了。”】



6.


一瞬间,幻想中的时间罅隙彻底崩塌。
脚下是坚实的金属制地面,走起路来发出清脆的回响,在冷冽的空气中震荡。


迎着紫堂真的期许目光,幻笑着说:
“我想站在这里。”

真歪着头想了想,揉了揉幻那沁着花香的紫色发丝,回以同样的笑意:
“是的,你可以站在这里。”


【是童话故事的完美结局。】



——————————————————[end]



最后一段的对话是neta新世纪福音战士tv版最后,真嗣的自我质疑。

他说出那番话的时候,真的很受震动。


本意是想写一点心路历程这样的,最后还是没写出来。

怪我。我的错。

下一次考虑写一点逃脱剧这样的。

结局是幻来到了冰冷的外部世界,完全确信了自己的存在价值。

这是通过努力改变自己得到的。

z哥真的很棒啊。他是电,他是光,他是唯一的神话。

最近和同好的交流,意识到自己还有很多不足,想要写一些突破自我风格的故事的尝试。


十二点开始动笔,修仙修到了凌晨四点。(这就是你短小的理由?

大概是这样吧www

最后吹一下咔咔爸爸,老好了(废话。




评论(4)
热度(110)
  1. 江辞偏执oc@kakkouii list积累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