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吧唧 吃下心脏

【格瑞only】逃避行

  • 可以说是格瑞瑞的独角戏了。无cp。

  • 原作设定。时间轴是凹凸大赛预选赛之初(金到达凹凸星之前)。

  • 自high产物

——————————————————————————

1.

 

或许是大赛刚刚开始,一切还未明了的时刻。 

 

时间的流逝所带来的寂灭尚还远在天边,或者说不为人知。

熙熙攘攘的人群的心中或许对未来仍存有一丝希望与侥幸,他们谈笑风生,簇拥着走过中央大厅。

初来乍到的格瑞混杂在人群里,是芸芸选手中的一粒尘埃。银灰色的发丝并不桀骜,柔顺地搭在额前,遮挡住了棱角分明的少年的脸。他和众参赛者一般,等待着命运的告示书。前方排着领取技能的长队蜗牛般缓缓前进,终是轮到了自己。 

 

无需犹豫,伸出手触摸冰凉的屏幕。数据流的波动与掌心的纹路相印,和心跳共鸣。纵使对获得仅存在于大赛中的身外之物不感兴趣,却依旧用波澜不惊的面部表情掩盖隐隐的兴奋。这兴奋并不完全来自他自身,更多的是躁动氛围的巨大影响。 

一瞬间有如心底的隐私被窥探一般。 由外界而来的视线,听从号令从不知名的远方一齐转向自己。受此瞩目,身体不由得微微颤抖。 

 

瞳孔不自然的缩小,视网膜上成出的正是清晰的自己——用带着丝丝惊恐与动摇的眼神望着业已关闭的终端机。与镜像中自己的目光重叠,旋即思绪堕入另一个深不可测的黑暗世界。 

 

【欢迎来到凹凸大赛。 】

 

记忆的火星“腾”的燃起。

——那是焰光闪烁,两张模糊又亲切的脸庞在黑暗的另一边安然微笑。

叫喊被灼烧着的火焰爆裂生摧枯拉朽地淹没。

透明的舷窗,自己所乘的飞船被引力硬生生地撕扯出家乡般的星球。

 

一瞬间的丧钟声在脑中荡漾着响起,敲打着内心不知名的恐惧,似要把它们粉碎成灰。

 

格瑞对身后焦躁着的人群不屑一顾,淡然转身走下台阶,片刻前他立着的终端台便踏上了新的参赛者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不用回头,也知道各位参赛者们眼中闪耀着狂热——那狂热以燎原之势烧遍赛场。   

过于稳重的性格,致使格瑞并不急于查看所获的的元力技能,反倒是本着调查的目的沉默着,短暂地在野外区暂且探查。

 

踏在沁着火药味的泥土上,脚步迎合着心跳,反倒是掷地有声。

目光闪烁,眼前流逝着似乎属于五月的风景。胸中的鼓动高昂,要喷薄而出。

 

心绪闪回,他却发现身已在某个不知名的阴暗小巷中站定,倾斜的风带着凉意刮过来。

怀着未曾展露的些许名为兴奋的感情,点开面板——   

名为烈斩的元力技能。与其形象不符,代表生命与希望的绿色居然会被做成斩杀敌人的兵器之色。 

真是恶趣味。

 

心里这样想着,格瑞抿着嘴,不知是喜是忧、露出什么样的表情为好:

在详尽思索后动身,单刀赴会凹凸星。可真正地到达于此,到达赛场,又毫无实感——目的和旅程的终点都变得不甚清晰,原本秩序的日常有着隐隐崩溃的迹象。    

 

自己为什么参加这凹凸大赛呢?

独身立在无人昏暗的角落苦苦思索,也依旧得不出个所以然来。 

格瑞不由得想起他在到达赛场之前,内心曾下过的决意:

“为了找寻真相,纵使千难万险也要到达终点。”——这或许是曾经,格瑞解释这一举动的答案。

现在想来,却总是缺少了些更加有力的论据来支持,甚至连他本人对此也产生了怀疑。

 

倾斜的风来自远方,吹动格瑞的衣襟和鬓角,穿过仅有一人的空巷,奔向无明的虚空。将烈斩具现化握在手中,转动手腕试刀,轻浮的脚步终于变得稳重。   

 踏在坚实的地面上,格瑞似乎以捕风捉影的方式得到了大脑信息流中一些细微又真实的感受:   

 “我可能不是为了曾经的信念而来到此地,尽管我曾那样欺骗自己。”    

 

 

2.  

 

在多年后回忆起童年丧亲的不美好回忆时,格瑞总是一遍又一遍的提醒自己:

为了避免那样的情况再次发生,自己必须做些什么。

【变强。】

这是他想到的唯一方式。

凹凸大赛的残酷人尽皆知,可知难而上才是格瑞的作风。

 

在若干场决定大体排名的战斗后,格瑞简单的探视了自己的当前情况。

“0002”映入眼帘。意料之外,又是情理之中。

在不断的练习和实战经验积累之后的他,已经在“战斗”这一领域取得了别人不可企及的成就。    

经历过大赛最初的无序和混乱之后,实力逐渐将参赛者们分层。丛林法则一般的不人性化,也毫无怜悯之心。

 

理所当然的,格瑞是处于顶端的人物。稳定了排名后,他的“所见皆可斩”这一名号逐渐散播开来,但本人对此却是不置可否:——自己只是尽全力做着一位主动参加比赛的选手应做的事:譬如斩下与自己对立的敌手,譬如寻找未知的真相,譬如在强者的道路上独步。

 

在默默无闻时,本可以轻松漫步过的道路,现在由于格瑞的出现而动荡不已。他本可以一人混杂在喧闹的人群之中走过在十几天中看惯了的风景。 而如今,其他的选手们望见格瑞灰色的身影,主动退让。各自保留着一份敬畏之心,探讨着如何像他一样变强的奥秘。周围成了一个巨大的空心圆——就像是有不明的能力使自身附近变为真空,无人踏入。不曾听见的、针对自己的灰暗话语如暗潮般发自人群,一阵阵袭来。

 

刺痛心灵的语言被介质扩散形成涟漪,在空气中揪起小小的漩涡,裹挟着恶意。选手的言刃可以划破寂静并使周围震荡不安,但格瑞可以凭借着漠不关心而须臾间将氛围压回原先的频率。

 

他就像镇定剂,是大赛中一见到就可以使狂热的头脑冷静下来的神奇人物。 他的言语温和中带着冷漠,行为中是无限的独立与疏然。任何行动在内心中深思熟虑,做出选择时果断勇猛。 

对于这样冷静到在别人看来有些麻木的自己,格瑞也没有要改变现状的打算。  

  

每日修行,独善其身,远离人际交往。几天内保持着一定的沉默,半句话都不用道出。

将实在的进步看成虚无的身外之物,跨入自己过去的小小世界并沉溺其中,为自己能力的提升而不知所以的高兴。

 

只在这里,为自己而活。

心怀对过去的悔恨,为了探寻真相而离开历经艰难才得到的朋友,仅仅为了变强而前进。

 

这样的旅程到底意味着什么——

是逃避现世的一切吗?

是逃避着赛场外一切尚未明了的谜题吗?

是逃避着自己至今以来所承受的一切压力和痛苦吗?

谁也说不上来这些目的正确与否,而他自己也无法窥入自己的内心。 

 

曾经有人对格瑞说道:

“你是个不善于正视自己的人,更不长于谎言。”

“如果要欺骗谁,你会首先彻彻底底的欺骗自己。”

 

格瑞便是一遍遍想着不需要别人,只需要自己在修罗之路上独行之类。

而这就是他逃避的开端——欺骗着自己“变强需要舍弃一切”,因而来到凹凸大赛之流的死地,孤独又九死一生地成为强者。

 

 

3.

 

不速之客总是在关键的时刻不请自来。

 

经过赛场大厅时,被突如其来的桀骜声音叫住。不用看也能明了声音的主人——着橙色和黑色为主色调的衣装,手中拿着标志性的棍状武器。

嘉德罗斯,目前的凹凸大赛第一。

对手的步声稳重,踩着金属制的地面,高调宣扬即将到来的战斗。

 

而格瑞看似在安静地处理武器,实则内心一团乱麻。他的大脑在短暂的闲暇时间还在不断地思索自身行动的意义,因而无法清醒地回复对方。只能强压住心中的不快,出于礼貌的对来者表示他消极迎战的状态:

“我现在没有心思和你战斗。请回吧。”

 

浑身溢着杀气的来者显然不会就这样打道回府。听到格瑞令人不快的回复也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心情,只是勾着嘴角,舞起了手中的大罗神通棍——冲击波如海潮般、肆无忌惮地向面前人冲来。

 

不易察觉地叹了口气,格瑞拿出烈斩,起身跃向不远处的大厅承重柱。迅速分离的气流吹刮着他面部生疼,右手挥动利刃将风卷劈成两半。强劲的两卷风裹挟着能量扩散,围观者们遭受了这无妄之灾而四散奔逃。

 

他皱着眉、眯着眼眸对上嘉德罗斯的金瞳,依旧是淡漠的面无表情掩盖着内心的乏力厌战。旋转的刀刃与棍棒碰撞发出嘶嘶的火花声,巨大的力量迫使两人在短暂的近战后以弹跳瞬间拉开距离。

没有喘息的间隙,嘉德罗斯再次迎上,格瑞也随之前冲。短兵相接,元力武器碰撞时的高温高能,以致发出的光芒刺眼流转。在观战者们眼中便是两束光的对撞。


斩,后退,再次迈步。

 

格瑞的一斩速度稍慢,嘉德罗斯便扣准时机,趁对手还在空中停滞时迅速收招,还手。将大罗神通棍旋转一周蓄力后狠狠击出,使格瑞退回地面——鞋底与金属制的地面接触发出刺耳的摩擦噪音。

他再次旋转掷出武器,轮舞的棍棒挥向格瑞,凭借着惯性继续旋舞。身体的本能反应,格瑞双手攥住刀柄抵消了攻击,再猛一施力,将神通棍退回对手手中。

 

战斗时分,这眼前对手所携带的橙色光芒闪耀,霎时将格瑞的思绪带至若干年前——像极了那时他与金发少年一同在劳役星球上仰望过的太阳。伸出尚还幼嫩的手试图挡住从天而降的灼热橙色阳光,投下一片阴影。

 

一瞬间的思绪闪回后,一种可以称做“羡慕”的情绪在格瑞的心里升腾:

嘉德罗斯的一招一式毫无迷惘,拨云见日。

对他而言,每日寻找和自己一般的强者战斗,填满了生活的意义。

 

【在大赛中,了解一些对手的情报,对这一现象就更好理解:嘉德罗斯被传言是人造人,是最接近神的存在,是完美无缺的生物体。】


毫无对自身实力担心的必要,更不用思考复杂的人际关系,他的能力可以帮他摆平一切。

直面人生和未来的游刃有余以及豪迈恣睢——这样清醒自知的人,才是强者应有的姿态。

 

尽管对嘉德罗斯的部分做法嗤之以鼻,格瑞还是在心底里对着这位小霸王怀有一丝丝的敬意——当然,仅在自己缺少的某些方面:

过分的自信,和永不自欺的内心。

 

这样想着,格瑞握紧了刀柄,立起锋刃刺向立在高处的对手。

与此同时,他的内心有这样的声音回响:

“与这样的强手对战,你可以确信自己通过努力而得到的成长巨大,明白自己正在一步步接近真相与目标。”

 

战斗仍在进行中。

嘉德罗斯兴奋地露出孩子般的笑容,挥棒迎向冲来的格瑞。

“选择来到凹凸大赛抛弃朋友,是为了短暂的离开他们,给自己一个看似合理的孤独理由,平复自己内心与人相处而滋生的无所适从。”

 

两人的身影在空中飞跃,贴近。

兵器相接产生的巨大能量波力拉崩倒地袭向周围的承重柱,留下的切口光滑平整犹如刀削。围观的群众们被气流卷带上了天。

“是的,这是逃避。可这也是你的必经之路。在坦然接受一切曾看来难以接受的事物后,便会成为一位真正的强者。”

 

格瑞在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抬起头,眼中早已不是嘉德罗斯的身影——而是更远的,仍然未明的穹顶。

 

 

4.  

 

与此同时,空中降下歪歪扭扭即将坠落的飞船,轰隆一声撼动了整个中枢大厅。

呛着烟从里爬出的,是格瑞再熟悉不过的幼驯染面孔——金。

他睁着天空色的眼,好奇地看向这个未知又迷人的,属于凹凸大赛的世界。

 

拜此所赐,短暂的战斗宣告结束。

胸口再一次高昂地鼓动,带来的是从未有过的全新感受,似乎象征着一段新的人生历程的开始。

 

心底的声音下了断言——“放眼未来吧。 ”

若是不仅仅执着于过去,并不是失去了行动的意义。恰恰相反,在这专为战斗打造的舞台上发挥实力,向过去那个幼小阴暗的自己证明:你看,我变强了。虽不至于夸口保护他人,但格瑞也可以凭借自己在这世上独步前行,将直面过去的一切,用手中刀,斩心中影。 

一瞬间,过去、现在和未来的界限消失。 

 

格瑞站在这时间与空间的交点上,不看脚下徒自出现的黑影,只是望向那个年轻的身影,嘴角不易察觉的上扬,上扬。

 

他肆意微笑,对着这场业已结束的逃避行。

 



[end]






————————————————————


没有很好的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

因为说好了是三千字,囿于字数,就emmm

暑假的参本产物……我,拖了大家的后腿(。

爆哭。

有没有ooc我真的不清楚。自己写的东西还是要靠别人看。

可能会被人觉得:“瑞哥怎么这么婆婆妈妈啊……”

没事您尽管说,我会改的。

但是,只能说,我认为他的内心是有纠结到极点的挣扎的……但是我写出来这种隐秘的心绪多少,我自己就不清楚了(。)

要加油啊小垃圾。


原本是想写那种帅到不行(?)的格瑞瑞。现在发现帅是有的(他本来就很帅啊)。

所以压根没有写出他的好啊…………这可以说是我作为一个垃圾的悲哀吧。

…………最近会考虑把参本的三篇发出来,然后看看耀哥和紫糖糖的二季剧情。

然后闭关……不知道还能不能出来。

评论(5)
热度(19)